逢水

2020高考

感谢子御!很久没有上LOFTER,这一次又是为了转一篇文章。

不写文原因是没时间。而且长期不锻炼笔力,退化很多。希望过年期间有时间写吧。

感谢自己的十六岁遇到那么多美好的人。唉十六岁听起来好小。

明天开始就十七岁啦。晚安。

宴子御:

像你说的那样当个小学老师,也挺好的吧?
希望你喜欢文艺的我。

@逢水

爱淮淮爱破云爱严江~

【朝俞】我们曾经终日游荡在故乡的青山上

*有ooc和私设
*题目来自《友谊地久天长》
*今天看完伪渣,来一发短打~

1

两个人在一起久了,却怎么也腻歪不够。

接到万达电话的时候贺朝睡得正香,被吵醒后一通无名火。下意识低头看了看皱着眉头还没醒,伏在他胸口的谢俞,压低了声音道:“你小子大清早的打电话来干什么?”

贺朝这招混淆视听实在使的好,也不管窗帘都遮不住的阳光顺着缝溜进来,在房间里投下一道明亮的光柱。

“朝哥你在哪呢?成功人士了哈佛凌晨四点半不知道呢?这都十点了……”

贺朝差点摔手机:“你新闻传媒学傻了是不是?”

万达笑了两声,讨了骂终于舒坦了:“哎你这压低了声音的,俞哥在你旁边呢?”

此时正值暑假,两人都没留校,贺朝脸不

【舟渡】另一半从事高危职业是怎样一种体验

*知乎体,ooc
*对可能的敏感词进行了斜线分割
*再发一遍……

费渡

谢邀。

看到这个问题的时候我愣了一下,因为对我来说,这并不是怎样值得一提的话题。或者换句话说,“高危”这两个字眼,大概总能被某位“中国队长”化险为夷。

老骆和我都不是热衷于在正事上进行没必要的炫耀的人,就算他能上天入地穿山越岭,也并不妨碍他下班之后窝在家里和我们家中那只骆姓家猫大眼瞪小眼,当个再平凡不过的人。我总觉得老骆活了三十几年却还像个少年,大概就是因为他迄今为止,胸中那一簇少年意气之火仍然没有熄灭。

刑/警远没有一些影视作品中那么威风凛凛——我见过老骆连轴转了四十八小时的样子,在我们多年剑拔弩张往后,关系稍...

“我不值得你为我这么做。”
“值得。”

是最好的巍巍和最好的小澜孩
粗糙做了个拼图~加了滤镜
这部剧正能量爆棚的!

【巍澜】校霸爱情故事

*校园paro
*试水,有ooc和私设

1

赵云澜又一次课间操溜号时,路过A班,不小心看到端坐在里面写作业的沈巍。

赵校霸文学素养颇高,知道他这一眼,该叫惊鸿一瞥。

沈巍感应到什么,抬头一看,就看到传闻中呼风唤雨的不良少年赵云澜,手里捏着根棒棒糖,一人站在大门口盯着他看。他冲赵云澜一笑,唇红齿白满目生辉。

赵云澜觉得自己十几年崎岖不平的人生道路,此刻有如过山车一般冲上一个新的高度。沈巍带一种书生气,完美地捏住了,赵云澜内心最柔软的部分。

“你叫什么?”

“沈巍。……赵云澜,对吧?”

龙城一中里,赵云澜绝对是上天入地,无所不能。能坐着绝不站着,能躺着绝不坐着。秉持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的原则,发生争端能武力解决绝不好好...

【曦澄】Universe

◎曦澄
◎现代paro,有ooc和私设
◎算满足了自己私心的一个暗恋故事

0

爱默生说,宇宙间万事万物都是迂回曲折,从来不走直线。

1

物理课上戴眼镜的物理老师讲到第谷和开普勒是物理界的“黄金搭档”时,江澄觉得这组合名实在是土得不能再土了,还是偏过头,瞥了一眼坐在他斜后方的蓝曦臣。

对方手执一支黑水笔,另一手托着下巴,好巧不巧,也在看他。眼中春意淙淙流,伴着浩瀚宇宙来到他面前。

江澄像心事被戳穿的小孩,低下头抓抓头发,冲蓝曦臣做了个恶狠狠的表情。后者又笑,只是轻轻笑了一下就指指笔记,示意他好好听课。

窗外风景正好,有鸟雀啁啾,翠木摇曳,阳光透过玻璃窗子照在木纹清晰的课桌上,连带着江澄...

【邱蔡】你们正派人士结婚都用拐的吗?

*抖机灵文,一个很水的假现pa

*没有原作感情纠葛,一个打拐故事(?

*后续可能百年以后

.

“夭寿啦,我们家教主被武林盟主拐走了!”一个小卒慌张来报,却发现族中长老岿然不动,打牌的打牌抽烟的抽烟,表情平淡好像听闻自家锄头被隔壁老王借去用用一般——该小卒不禁流泪,本来是怀着成为江湖第一大反派的心加入魔教,他早该在没有笔试没有面试的时候就警醒,这是个假的魔教啊!

“这位小弟,你是不是新来的?”一个叼着烟打着牌的女人道。该女人姓梁,是实质上整个魔教最大操纵者。魔教人多如牛毛,人事部招一个打杂的进来的时候也不会刻意告知,大概是遇到了就说一声这样的不负责任。

“是啊,”那小卒摸了摸后脑勺,“怎么了?”...

这周去了安徽~

在梅山水库拍的,最喜欢的一张。

总是被吐槽直男拍照……

【邱蔡/和亦】再跳自杀

*沙雕短打
*现代paro,F5同居
*邱蔡/和亦
*灵感是整个班被跳一跳征服的惨剧

.

一大早,宋居亦往群里发了个红包。

宋居亦:炸群。

萧居棠冲到宋居亦房间,全然不管对方可能正在和郑师兄亲密接触。

萧居棠:“是不是人?说好的从此君王不早朝呢?”

两个人双双坐在床上,听见萧居棠声音之后又双双抬起头来。

郑居和:“……我错了。”

宋居亦:“……?!”

萧居棠怒视宋居亦,一边低头在手机上敲敲打打,往群里发了条消息:你们怎么都起这么早?

邱居新:[小程序]即刻起跳,速来围观

萧居棠惊了,打了一长串省略号,顺便@了蔡居诚。

萧居棠:@蔡居诚

蔡居诚在房间里收到这条消息眉毛一挑,又看了看身...

12345
©逢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