逢水

上学去了

【屠倚】sugar

甜饼。

私设倚天嗜甜如命。

不算骨科。

.

1  拿破仑

倚天最近认识了一个人。

说是认识也不妥,毕竟他是从别人口中了解到这个名为屠龙的人。街头新开的那家甜品店每日都人满为患,倚天下班走那里走,难免不会看到此人对着客人热情地微笑。

于是便悄悄问了下属齐眉棍,“他们家的甜品,很好吃吗?”

齐眉棍一听他问,两眼放光,“人事部的小姑娘前两天给我们带过几盒戚风,师兄你当时不在,没吃到真是可惜。”

他知道那个人事部的小姑娘,越女剑,勤勤恳恳,再三天就过了试用期,上头还挺欣赏这样的女孩子,认真做事,已经决定录用了。

倚天马上去人事部敲越女剑办公桌,一遇到与甜有关的事,倚天就变得分外执着,“小越。”

越女剑低头码着工作报告,突然听到这高辨识度的清越嗓音,吓了一跳,“在!”

倚天隶属财务部,此时越部来找她,越女剑初入职场,一时猜不到发生了什么事。

倚天自然不是那种缠人上司,只问了她一个简单的问题,“你吃那份戚风蛋糕的时候,有没有想到什么?”

“想到……”越女剑没料到倚天会在这时候来找她谈甜品,思考了一会之后道,“想到我上高中的时候了。”

倚天点点头离开,留越女剑一头雾水。

倚天工作效率自然高,今天又像天助似的清闲,便刚一到下班时间就冲出公司。

.

“欢迎光临。”

是一个中气十足的男声,倚天倒是没想到这样的人,能做出让自己回忆起从前的甜品来。

“要吃什么?”眼前的红发男人热情洋溢,不禁让倚天感叹。

他自己活得清冷,突然在平静水面投下一团火,他几乎要招架不住。

“有没有……拿破仑?”拿破仑是倚天最爱甜品,但他扫视店内一周,好像没发现它的存在。毕竟难做,虽然好吃,但太费时间。

“你喜欢吃这个?”红发男人挑了挑眉。

“……不行?”

“其实我最擅长做这个。”屠龙眨眼。

倚天面对这些对少女才有用的把戏完全无视,“你叫什么?”

屠龙自觉失败,“屠龙。”

倚天静默两秒,“……倚天。”

“那我们还真是有缘。”屠龙说着走进制作间,“等我一小时。”

倚天看了看表,回家也没什么事,不如坐着看风景。

“你最好快点,现在是下班高峰。”倚天对着里间喊。

“她们可以选择自助服务。”屠龙回。

倚天无奈,看着大批姑娘进来跟屠龙打招呼,选了甜点扔钱就走。

等最后一个顾客离开,屠龙正好端着盘子出来。

倚天:“你与你主顾们长期合作形成习惯?”

屠龙:“非也,都因为我帅。”

倚天:“你面对一个刚认识的人也敢说这话。”

屠龙:“个人魅力。打包还是就地解决?”

倚天:“用词文雅点。”

倚天起身去接,示意在这吃完就行,却被屠龙制止,“我喜欢端盘子给顾客。”

“……”

卖相倒是上佳。最重要的当然是三层酥饼,中间隔了齐整的奶油,奶油上又齐整布着提子,最上再挤一团奶油,放以一小颗蓝莓,薄荷叶懒懒簇拥着这紫色小珠,的确秀色可餐,如艺术品。

做拿破仑很难,把拿破仑做得好看又好吃就是更难。

倚天用叉戳一口放进嘴,看着屠龙的一脸期待,还是勾了勾唇角。

“我看你这个人都不笑,这算不算对我的至高褒奖?”

“……你不该开甜品店,你该去做心理医生。”

.

2  果仁布朗尼

倚天几天下来,养成了一下班就去屠龙店里坐一坐的习惯。

财务部是整个公司的核心部门,倚天自然要确定没有资金外流,今天便加了会班。前几日与屠龙互换了微信,顺便交流了一下各自的工作。

他手机过会亮一下,都是来自屠龙的未读消息,大多都是问他今天怎么到时间了还没来。

倚天终于放下手头工作,才发现身体都快僵硬,飚手速给屠龙回信息,“加班,快了。”

.

屠龙:所以说你们白领就是没有个体户来得快活。

倚天:赚得也没个体户多。

屠龙:有没有兴趣入股?

倚天:我的内部会计控制还没检查完。

屠龙:我做了果仁布朗尼

倚天:等我五分钟

.

屠龙抱着手机干等了五分钟,倚天气喘吁吁推门而入。

“现在没人?”

“当然都卖光了啊,生意很好的。”屠龙笑道,“你真准时。刚好五分钟。”

“你试试看把半个小时的工作量压缩在五分钟以内。”倚天冷眼,“你的果仁布朗尼呢?”

屠龙遵命,站起身去里间托了盘子出来,“在这。”

“你用白巧做的?”看惯了黑色的果仁布朗尼,突然在眼前出现的一抹白色让倚天惊讶。

“他们都用黑巧,我用白巧是不是显得我很独具一格?”

倚天睨他一眼,用叉子叉一小块塞嘴里,吃完一口后道,“其实我更喜欢白巧。”

“这样?是不是觉得我的形象更高大了?”

“没有。”

“你会失去你的甜品。”

“对面还有一家。”

“你会失去我。”

倚天抬起头,认真地和他对视半晌。

屠龙得意,“是不是怕了?”

“没有,我在想要给对面的老板加多少钱他会同意做拿破仑。”

“你还真是三句话不离本行。”

“多谢夸奖。”

“我心碎了。”

“自己拼。”

.

3  蔓越莓司康

倚天总觉得有点不对劲。

他跟屠龙认识有月余,每天下班要去那坐坐也是约定俗成的事情。具体哪里有不对,大概是看到他店里拥挤会很不高兴,尤其是挤满了女孩子把屠龙围在中间的时候。

当然人潮散去,屠龙又独属他一人,两人都心照不宣地玩角色扮演,乐此不疲。

他是他的顾客,他是他的甜点师。

今天的蔓越莓司康很香,可是倚天一直在看手提电脑。最近他越来越盼望能早点见到屠龙,索性一声不吭把工作带过来做。

“今天很忙吗?”

倚天没回他,修长手指依然在键盘上敲敲打打。

“你吃一口司康。”屠龙继续道。

倚天依然没回他。

屠龙索性拿了块直接喂他,倚天看也不看就吃进嘴里,场面温馨和谐好似情侣。

一分钟后,倚天觉得有点不对。

“你刚刚干什么了?”

“喂你啊。”屠龙眉眼笑弯。

倚天不自在咳嗽两声,把头别过,“不要再做这样的事。”

“哪样的事?”屠龙似乎分毫没受挫。

倚天以手撑额头不答,过了两秒之后抬头道,“你会不会写财务分析及经济活动分析报告?”

屠龙笑意凝固在嘴角。

“算了。”倚天瞥一眼盘子里的司康饼,他记得原来有四个,他只吃了一个,那剩下的一个,就应该在屠龙的肚子里。

他目光从盘子移到屠龙脸上。

“是你自己不吃的。”屠龙无辜。

“……”

屠龙什么也不做,就盯着倚天看,直看得倚天手上活计越来越快企图麻痹自己,终于还是一推电脑,“屠龙。”

“小的在。”屠龙笑出一口白牙。

“再帮我做一盘司康。”

“爱心形?”

倚天刚看到第一盘司康就不免想入非非,倒是想质问屠龙这形状意欲何在。看屠龙端着盘子一脸得意洋洋,倚天出声问道,“你怎么还有面粉?今天不应该都用完了吗。”

“当然是特地留给你的。”

这话听起来多暧昧。

倚天继续低下头打字,没看到屠龙看着他不动声色羞赧而笑得弯弯的眼。

过了半个小时屠龙出来,天色全暗,有虫鸣不间断,路边偶或有车驶过,车灯照亮一整条街。

还是爱心形。

倚天已经完成工作报告,正靠着椅背通过玻璃窗看外面夜色。屠龙的店装修得很温馨,如那些有情调的咖啡馆,让他顿时生出这是两个人共同的家的念头。

倚天已经把电脑装包收好,所以现在两个人唯一的屏障便是放在桌子中央的一个盘子四块司康。还是屠龙先沉不住气,“倚天。”

倚天正望着窗外出神,但心思都在他这。处变不惊地应道,“嗯。”

“……你觉得我这个人怎么样?”

倚天神色有些松动,试图揣测屠龙心理。

见倚天不说话,屠龙继续道,“那我就先说了,倚天,你不是要问我为什么把司康饼做成爱心形吗?因为我喜欢你,这个答案可以吗?”

倚天瞳孔一缩,“你再说一遍?”

“我告白失败了?”屠龙挑眉。

“我没说你失败了。”

“那我可不可以理解为,你接受了?”

“可以。”

.

4  提拉米苏

“玛芬?”

“我会做。”

“沙河蛋糕?”

“我会做。”

“可丽卷?”

“我会做。”

“雪媚娘?”

“我会做。”

“欧培拉?”

“我会做。”

“你不会做什么?”

“大概是我们俩的结婚蛋糕吧……”

“……”倚天噎了一下,“你没做过?”

“做过,但我觉得什么蛋糕都配不上你。”屠龙把倚天搂在怀里笑道,“可能我找原料就会找好久。”

“一切从简就好。”

“那我们什么时候结婚?”

“那你要懂得适当拒绝那些往你身边蹭的女孩子。”

“吃醋了?”

“没有,人生建议。”

屠龙刮他鼻子,倚天皱眉,“你几岁?”

“可能五岁。”

“你二十五岁。”

“二十五岁没办法享受倚天全部溺爱,我宁愿五岁。”

“错误观念。”

“那我们到底什么时候结婚?”

“再等等。”

“我能给你做世界上所有甜品。”

“高热量。”

“你吃不胖。”

“管理者首先要管理好自己的生活。”

“你没必要跟我讲大道理,我下半辈子的责任就是让你开心。”

“油嘴滑舌。”

“我有情话大全,你要不要?”

“作者是谁?”

“屠龙。”

“愿闻其详。”

“那就每天给你讲一句,讲一辈子。”

“这算一句吗?”

“你可以无条件耍赖,一百句我都讲得出来。”

“你不要脸,我要。”

“倚天你成心扫兴?”

“让你知难而退。”

“那没办法,我屠龙越挫越勇。”

“一辈子吵嘴?”

“一辈子太短了,怎么说也要个永远才够。”

.

好了第4节提拉米苏寓意是“带我走”。

又是一个我流xjb写,希望大家教我怎样转型。

写饿了……

评论(47)
热度(436)
©逢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