逢水

上学去了

【邱蔡】况谁知我此时情 02

该文又名《邱蔡的100种吻法》……
乱糊一气 但是是全世界最好的邱蔡
又ooc了
-
有个群宣 希望大家可以看一看!!

邱蔡群
加了你不会吃亏
加了你不会上当
还在等什么
群里人不多但是太太多
希望大家能动动手指复制一下群号
因为我不会在文中插图……

欢迎加入邱蔡【漠河村一起产粮,群聊号码:709745258

加呀!!!


3
“邱居新,我恨死你了。”
-

邱居新头也不回地离开了蔡居诚的房间。

“放下……笑死人了。”蔡居诚眼中是浓得化不开的寂寥,“我放下了,他们,便再不会提‘蔡居诚’三个字了。”

邱居新在距点香阁不远处寻了间客栈住下。金陵的景致确实是好,晨起他推开窗子,便能看到“点香阁”三个金字嵌在一块大木板上,迎着阳光闪闪发亮。

前几日他脑中倏然现出蔡居诚模样,便找借口向掌门请了个差事赶往金陵。彼时萧疏寒背着他站立,听见他这请求,好像不甚意外地答:“切莫忘了自己的身份。”

邱居新心中一悬,跪着规规矩矩答道:“弟子谨遵师命。”他知道萧疏寒在他前来请求差事时便洞悉了他的意图,也不想望为自己辩解,只是静静候着萧疏寒的答话。

“你去吧。”萧疏寒道,“没什么差事,你去便是。”

金顶远处有绵延不绝的山峦,邱居新离开时,听到不真切的一声叹息,似来自萧疏寒口中。

第二日。邱居新长身玉立,站在点香阁门口,也是不可多得的一处风景。见梁妈妈前来招呼自己,邱居新一点头,他来金陵什么都没带,银票倒是要多少有多少。

那梁妈妈堆满笑意先开口道,“邱公子来了,您先候着,我去让居诚准备准备。”

江湖上谁不知道邱蔡二人反目之事,这邱居新来寻蔡居诚,怕也是消遣折辱他,昨天未毁了她点香阁实在是大幸事,只是邱公子实在是财大气粗,让她梁妈妈不好生候着也说不过去。

邱居新由侍女领着上了楼,开门便看到蔡居诚坐在窗边。邱居新大步踱过去,也学着蔡居诚的样子向下望。

“你又来?”这次邱居新却是很有经验地直接将蔡居诚双手往怀里一拢,也不多言,只抬眼看了一眼蔡居诚。蔡居诚今日没戴发冠,任一头长发散着,却教邱居新看出一种别样的美来。

“松开。”蔡居诚不想同他讲话。

“不。”薄唇只轻吐出这一个字,邱居新坚定的目光仿佛要将蔡居诚穿透。

“你别再来了。”蔡居诚笑得悲怆,“邱居新,我恨死你了。”

邱居新只是看着他,眼神中有悲哀,或是怜惜。

“你来金陵有何事?”

“无事,来看看你。”

“看看我在点香阁自欺欺人地沉沦下去?!”

他言辞激烈,却一点眼泪也没有。邱居新听见他说,“我再堕落,也用不着你们这些假惺惺的道士来救,我再不要脸,也不会在你邱居新面前,掉一滴眼泪。”

“邱居新,我现在的日子在你看来是不是无可救药了?”蔡居诚使劲挣开邱居新的双臂站起来,“跟你待在一起,真的比这样的日子还要难过。”

他托起邱居新的脸,“也罢,你和那些公子,也没什么区别。我都可以。”

说罢凌厉出拳,邱居新早便料到蔡居诚主动投怀送抱有诈,蔡居诚这一拳用了三分气力,虽然邱居新要近距离接下,但并不难,对方却是早有准备似的,登时便另一只手挥拳,就要往邱居新胸口砸去。

邱居新意识到,却并没有躲避,直直受下那一拳。

4
“殊途同归。”
-

“为什么不躲?”蔡居诚后出的那一拳才用了全力,好歹他从前也是习武之人,邱居新虽资质上佳,受住这一拳并不容易。

“你没用内功。”邱居新道。

蔡居诚若是用了内家拳,哪怕面前人是邱居新,不躲不闪也会遭创。蔡居诚只觉好笑,“你觉得我在怜惜你的命?”他只是怕在点香阁打起来,自己的债务又要加上一笔。

“以柔克刚,未尝不可。”邱居新面色不变。

“《道德经》那种无聊的东西你也看?”

“殊途同归。”邱居新答非所问,却变了眼色,直看着蔡居诚。

蔡居诚知道他这话什么意思。《道德经》里说万事万物殊途同归,都通向“道”。大抵是劝他就算现在走了歪路,只要有心更正,也能重回正道云云。蔡居诚笑,“邱道长,你这番言论如果用到我身上,还真是错得离谱了。我最喜欢的,就是辜负别人的期望。”

“你同那些男人也这么说?”邱居新眼中有熊熊烈火。

“可别这么说。我蔡居诚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的本事,不都是你们武当人赐我的吗。”蔡居诚阴阳怪气道,“邱道长这不是领会到了?”

“未曾领会完全。”邱居新将蔡居诚捺在墙上,口舌便长驱直入进去与蔡居诚的纠缠。只是今日蔡居诚拧了眉便一把将他推开,“邱居新,你现在是昏了头了?”

他这诘问声响太大,梁妈妈的怒喝便远远传来,“蔡居诚你说话注意点!”

“嗯。”邱居新没理这怒喝,淡然答道,也不辩解,又上去吻蔡居诚,“有没有男人像我这样过?”

蔡居诚连连规避,无奈邱居新是铁了心让他动也不能动,他被邱居新吻得面色潮红,竟发出嘤咛一声,两人动作俱静。

“爽?”

“爽你老母啊!”蔡居诚暴怒,反过去啃邱居新嘴唇,心道修道之事比不过你,情爱之事还比不过你?

是比不过。邱居新无师自通,硬生生将蔡居诚亲得呼吸急促,难逞口舌之快。

“邱居新,你是不是以前下山的时候,都跑去干些风月之事了?”蔡居诚实在受不住,推开邱居新,大胆揣测道。

“无中生有。”邱居新对这无端猜测也不动怒,只兀自牵了蔡居诚一绺长发道,“师兄还未回答我。”

“回答什么?”

“那个问题。”

蔡居诚内心诽道邱居新一天到晚都在想些什么,“没有。”

“当真?”

“自然是真的。”蔡居诚不耐烦道,“又不是什么光彩的事。”

“那,这是头一回?”邱居新指指自己的嘴唇。

“你问东问西干什么!又想干架不是!”

邱居新将蔡居诚引到自己腿上来,“坐下。”

“我才不坐。”蔡居诚道。

邱居新狠掐一把蔡居诚臀瓣,“嗯?”

“邱居新你大白天耍什么流氓?”

“那揉揉便是。”

感觉到邱居新那双手在自己臀尖上游走,且有越来越过分的趋势,蔡居诚不禁心中骂娘,“邱居新,你给我滚出去!”

邱居新顺势将蔡居诚往自己腿上一按,双手拢着他,在他耳边道,“不滚。”

评论(19)
热度(282)
©逢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