逢水

上学去了

【邱蔡】幸识

*字数:8372
*现代paro,重修旧好。
*非法学专业人士,资料来源百度。
*情人节X春节贺文。

1

再遇到邱居新的时候,蔡居诚硬是撑着自己为数不多的那些理智,深深地看了一眼被围在人群中央的郑居和。

郑居和提出要办优秀学子交流会的时候蔡居诚就觉得有诈,大家一不同级二不同系,有劳什子的情谊可讲。他在电话那头道:“哎哎,你就当是联谊好了,老大不小的也没个对象,师兄这是担心你。”

“不劳师兄费心。”蔡居诚一句话说得滴水不漏,他毕业也有好几年,早就习惯独来独往,郑居和不可能一点耳闻也没有,“你到底什么事?”

“你这打蛇打七寸的本事可一点也没变。”郑居和朗笑,“没什么事,萧疏寒想见见你。”

“他想见我?”蔡居诚冷笑,“萧疏寒登月成功的事都没这好笑。”

当年蔡居诚是P大法学院大三辩论扛把子,牙尖嘴利所向披靡,熟悉他的人都知道他平时讲话便是骂人都异常缜密,更遑论站在场上真刀真枪地辩论。众人都以为参加国际法律辩论赛前三甲是稳了,却没想到当事人当天状态不知是真的不好还是刻意为之,文章完全无简明扼要可言,愣是把评委听得云里雾里。

萧疏寒作为蔡居诚导师,当时脸就青了,回校后将蔡居诚一通痛骂。“这是我们学校今年最重要的赛事,蔡居诚,你居然因为个人恩怨就不放在心上?”

“你说我是因为个人恩怨?”

“不是?”

蔡居诚靠着萧疏寒办公桌,闻言轻轻笑了一下。当时邱居新也在场,蔡居诚直接往他方向一指,“你觉得是什么就是什么好了,等下次他再给你赢回来不就行了。”

邱居新似是没有想到会和自己扯上关系,不好回什么也不知道该回什么,站在那半天,就听见蔡居诚和萧疏寒你一言我一语,剑拔弩张。两人都是辩论好手,有理说理,没理瞎掰,邱居新站在旁边,竟然有想做笔记的冲动。

“蔡居诚,你出了这门就别再回来了。”

“我稀罕?”他走时,却是狠狠瞪了邱居新一眼。

邱居新莫名其妙。

蔡居诚心里也挺憋屈。他从大一开始就被萧疏寒带着,谁知后来又杀出个邱居新,此人辩论最大的特点就是快准狠,经常是出了一言,现场多少人都反应不过来,这点从理论上来说不被允许,却是由于邱居新个人原因导致。对方辩友极力想找出他言论中要害之处,但大部分情况下都是失败的。他平时沉默寡言,一到辩论场上,就是天生杀手。他讲话吐词平稳清晰,却总带着一股凌厉,在气势上就压倒一截。

当时萧疏寒和他聊的话题,也渐渐从“大学生优秀辩题选”““Philip C. Jessup国际法模拟法庭辩论赛”等,渐渐变为“你邱师弟最近答辩技术渐长”“你邱师弟研究的那个辩题不错”等等。呆鹅都知道萧疏寒对邱居新的器重了,更何况蔡居诚怀揣着称霸法学院的梦想,更是对邱居新没法有好感。邱居新一而再再而三地来找他,也被蔡居诚判定为不识时务。

当时在蔡居诚还没和他们闹掰的时候,有人给他们起了个爱称叫法学院F5,邱居新排老三。蔡居诚坐在食堂看见邱居新朝自己这边走来,突然灵光乍现想到,老三无论从左数还是从右数,都是c位。

于是蔡居诚咔吧一声,把筷子折断了。

邱居新更加不识时务地往蔡居诚对面一坐:“师兄吃不吃鸡?”

“吃你妹的鸡。”蔡居诚冷哼一声,风卷残云地扒了两口便去倒饭。

2

邱居新来的时候西装笔挺,蔡居诚却觉得他大冬天穿西装实在有病。他自己是没准备给郑居和面子,随便套了件衣服就来了,到KTV却发现大家都给了郑居和面子。

这就显得他蔡居诚很没有面子。当然他不捯饬倒有种凌乱美,他也懒得听别人评判。

他来也不准备搞那牛鬼蛇神的联谊,安安静静缩在角落里玩手机。邱居新一进来时大家都盯着他看,蔡居诚颇不耐烦地抬起头准备看他今天又出了什么风头,却发现对方穿过层层叠叠的人群,看的是自己。

“……有病呢这是。”蔡居诚心中没来由地感到慌乱,又低下头玩手机,却收到来自邱居新的一条消息。

邱居新:师兄好。

蔡居诚狠狠按了关机键,手机屏幕熄灭,把衣服帽子一戴准备睡觉。郑居和说萧疏寒想见他,他却是现在都没看到萧疏寒人影。一问旁边师妹,对方先是一头雾水:“萧老师去A国了啊,他不来的。”后知后觉接道,“哎你是那个蔡师兄吧——”

蔡居诚吓得半死,他估计被萧疏寒定位成法学院叛徒,口口相传十恶不赦,这么多人群殴他一个,他再有能耐也没办法舌战几百儒。没想到那师妹一把抓住他道,“您能教教我技能测试辩论方法吗,邱师兄一直提到你。”

“……啊?”蔡居诚觉得这展开非常不对,邱居新提到他,也只会说他心术不正给法学院抹黑,还夸他?一转头看到罪魁祸首鹤立鸡群与别人相谈甚欢,气不打一处来,对那师妹说道,“我有事,你还是让你邱师兄教你吧。”

蔡居诚跑了,末了还狠狠朝邱居新竖一中指,“恶意诽谤。”

邱居新听见他和那师妹对话,乐得接受批评,他觉得蔡居诚发火都可爱得紧,像只小猫。

蔡居诚的的确确喜欢猫,他养了只橘猫叫居居,无奈法学院有很多居居,每次朋友圈里po居居照片时,总有郑居居宋居居萧居居在评论区强烈抗议,唯独少了邱居居。

邱居居和蔡居居有仇,蔡居居不让邱居居评论。

蔡居诚跑到大街上,觉得这天是真的很鸡儿冷。

他给郑居和打电话:“讹我?”

郑居和那边吵吵闹闹,一接到蔡居诚电话就知道不好,头疼万分之时,邱居新沉了一张脸拿了他的手机。郑居和心道完蛋,邱居新却拿了手机到外面去:“你在哪?”

“……你谁啊?”蔡居诚一听就听出是邱居新声音,硬是装傻充愣。

邱居新脸上表情变幻莫测,“邱居新。”

“哦,那我挂了。”蔡居诚毕业几年,也早不像当时那么意气用事,他避邱居新就避得彻彻底底,省得还要从记忆里翻出陈年旧账,给自己添堵。他不给自己找不痛快,在社会上摸爬滚打几年,最重要的就是开心,他深谙此道。没人帮衬他一点,他自己帮衬自己便是。

“别挂。”邱居新拿手机的手换了一边,站在窗子边上。蔡居诚其实没走多远,就坐在KTV对面的长椅上,张望着街边灯火。

他听见蔡居诚的嗓音似乎是蘸了酒般醉人,低沉又模糊,“邱居新,你到底在想什么?”

“想你。”邱居新一只脚踢踢另一只脚,挂了电话扔给郑居和之后,便下楼去找蔡居诚。

他不能再过没有他的日子了。

3

蔡居诚莫名其妙被告了白之后又莫名其妙被挂了电话,气得脑门冒烟。邱居新手长脚长,三步并作两步地朝他跑过来,想不看见都难。

“师兄。”

蔡居诚恍然记起几年之前萧疏寒把邱居新带过来,穿一件运动卫衣的他,眉眼干净得不似凡人。个子高高的,叫他“师兄”的声音却几不可闻。人人都说他蔡居诚铁石心肠,但他此时此刻是真的心软,唇齿间溢出一声叹息,答了声“哎”。

他总是在躲避邱居新,那躲避的理由里除了厌恶,或许还有些别的什么。他听那些小女生说邱师兄高冷时觉得好笑,因为邱居新在他面前,表现出来的通常都是依赖。现在想想,他看到上了辩论场的邱居新会有一种陌生感也没错,那时的他杀伐果断有如神祇,又怎么像那个依赖自己的邱居新。他分不清他面前的邱居新是真实的,还是众人面前的邱居新是真实的,也不想分清,到最后撕破脸皮之时,溜之大吉便是。

邱居新要上来抱他,被蔡居诚避开:“你干嘛?”

邱居新一脸受伤。

蔡居诚:“……”他说了,在他面前,邱居新表现出来的通常都是依赖。

两个人一路走走,走到了城中一家猫咖。邱居新时常刷蔡居诚微信朋友圈,一个小小的绿色图标是他们这些年来唯一的联系。当年闹得沸沸扬扬,蔡居诚删了邱居新电话删了邱居新QQ,还是邱居新求了郑居和多久才要到蔡居诚微信,加上了也从来没聊过天,邱居新怀疑蔡居诚是根本不知道这人是他才没删了他。蔡居诚相册里都是各种各样的猫,邱居新没事就翻翻那些他和猫的亲密互动,蔡居诚和同类相处起来得心应手,拍下来的照片基本都是吸猫者的天堂。

他时常靠在事务所的办公桌上盯着那些照片看,神色都温和许多。有次下属来送文件给他,吓得差点把那沓子纸扔了,急急忙忙回自己办公室准备818老板的神秘女友。

神秘女友此时站在夜色里异常温柔,邱居新心里一热,就亲了他一口。

蔡居诚脚下一个趔趄差点摔了,应急地抓着邱居新臂弯,对方十分配合,并且还非常友好地伸出另一只手托着他的腰。蔡居诚站起来之后手伸出去,同时在思考这一巴掌是该打还是不该打。

邱居新好心地关切道,“摔着没?”

“……”蔡居诚心想这孙子之前要抱我我没肯,原来搁这等着我,不仅抱了还亲了,快过年了还这么倒霉,明年栽了。

蔡居诚心里乱糟糟的,又觉得很多事情这样就能说得通。比如吃饭时死乞白赖跟着他的邱居新,没什么事就给自己打电话的邱居新,刚才那师妹口中维护他的邱居新,各种各样的邱居新,目光追随的都是蔡居诚。

他蔡居诚本事不小,脾气也不小,却也没指望着一个人能一直跟着自己,一跟就是好几年。

“邱居新,你丫是不是圣母啊?”

“……什么?”

4

蔡居诚拉门进了猫咖,弯身捞起那只朝他走来的白猫,“邱……不是,你今天怎么还臭着一张脸呢。”

邱居新跟在后面,听见蔡居诚疑似喊自己名字的声音,抬了眼却发现一人一猫正亲密互动,根本没有任何迹象表明蔡居诚刚才在喊他。

“这猫叫什么?”邱居新拉开椅子坐下。

蔡居诚坐在他对面,低头把那只白猫放在腿上,专心致志撸猫,根本听不见他说什么。

被打击的邱居新:“……”

过了会蔡居诚才反应过来:“什么?”

“这猫叫什么?”

“邱……球球。”死也不告诉他叫邱居居。

“邱邱?”邱居新有意误导。

“……球球!”

那只白猫和邱居新对视,非常耀武扬威地舔了舔爪子。

再次被打击的邱居新怒,想把这只猫赶走,却被蔡居诚狠狠鄙视,再无翻身之日:“你多大了?怎么还跟一只猫过不去?”

“三岁,就是过不去。”邱居新耍小孩子脾气,恶狠狠瞪着猫。

蔡居诚撸着猫,却没来由地想到当年。

“经济发展是利用自然、社会资源不断扩大物质生产、再生产的活动。恶化是自然环境向坏的方向发展,表现在水土流失、土地荒漠化、森林破坏等。避免即设法不是某种情形发生。那么今天的辩题则可理解为……”

蔡居诚想到他毕业那一年,邱居新带队去参加国际辩论赛。当时的辩题是“经济发展能否避免自然环境恶化”,邱居新也是像今天这样西装笔挺,成竹在胸。

聚光灯打在他身上,他肩膀宽阔方能撑得一袭正装,蔡居诚看了他一眼,不知胸中翻涌情绪从何而来。邱居新双手垂于两侧,骨节分明,蔡居诚喉结滚动一番,硬生生红了脸。

“对方辩友,我方已经说过发展从来不是完美的。人类发展就是发现问题、解决问题的一个过程,但不能因为……”

这场比赛最后是邱居新带着团队赢了,蔡居诚知道结果之后就走了,他不想看萧疏寒对邱居新的赞美,非常非常不想。

他走上社会之后在深夜里时常想起萧疏寒对他的那句指责,说他没有团队意识,不懂得如何领导。他在单位里教Excel用的不熟练的那些刚步入工作岗位的女孩子,得到对方的感谢之后,觉得萧疏寒真该看看他现在安分守己的样子。天道就是好轮回,他在法学院并不平庸,甚至是出类拔萃,但最终还是与自己的梦想背道而驰。

他安分守己地做了公务员,又听到邱居新毕业之后一步一步建立了事务所,也不是没有后悔和遗憾,只是任何事都能被时间的浪潮推移得一干二净,现世安稳便是最好的结果。

他觉得生活凑合凑合过就算了,所以他不想和邱居新扯上关系。

他不想再大动干戈,两个人相爱得像是要把对方燃尽。

“邱律师。”

邱居新没料到蔡居诚会这样喊他,尾音上扬呵出一个略带疑问的“嗯”。

“你该回家了。”和店长打了个招呼后,蔡居诚离开,也不等邱居新反应,便拦了辆车扬长而去,就像午夜十二点的灰姑娘。

邱居新住处不远,闻言给郑居和发了条消息。

邱居新:失败了。

郑居和:正常。

邱居新把手机放进口袋,朝手心哈了口气,却发现有什么东西落到他头上。

下雪了。

H市雪势向来凶猛,刚下便纷纷扬扬,好在邱居新住处不远,他跺跺冻麻的脚,想着也不知道谁说蔡居诚喜欢穿西装的男人。

蔡居诚手机深处的确有那么一张照片,这张照片从蔡居诚几年之前的手机一直跟随到现在,宋居亦他们几个都看过,西装笔挺的男人,腕上手表熠熠发亮,臂弯夹着一册资料。问蔡居诚这是谁他也不说,哥几个便胸脯一拍说放心吧诚,咱一定把你的性向瞒得严严实实。

蔡居诚说你们可拉倒吧,这都不是钢铁直男了,是花岗岩直男。

5

撇开蔡居诚在那次国际法律辩论赛上的失手不谈,蔡居诚此人只是讲话比较直,萧疏寒所谓“个人意识太浓”,只是蔡居诚年轻气盛,不懂得如何收敛自己的光芒罢了。他平日里也不是非得标榜自己天下无敌,只是嘴炮属性比较出众,才在法学院落了个毒舌名号。那些前来向他请教的学弟学妹,他虽毛里毛躁,也能让对方受益匪浅。

所有人只是会在萧疏寒面前收敛一些,蔡居诚是萧疏寒曾经最为器重的人才,在重大赛事上给他捅了这么个篓子,任谁都开心不起来。其实蔡居诚最后的名次并不差,只是同法学院以往战绩以及和萧疏寒的设想相差甚远,蔡居诚本该是冠军,而不是个连前三甲都排不上的无名小卒。

法学院F5也是从来没有不合传闻,因为这几个是为数不多知道内因的人。他们的讨论组几年前建了就没再解散,只是有邱居新的地方就没有蔡居诚,有蔡居诚的地方就没有邱居新。大家佯装不懂,仍打着哈哈问什么时候出来聚一聚。

蔡居诚到了家,把外衣脱了,便将自己摔在床上,从相册深处翻出那张照片。

几年没见了,邱居新。

但他依然身姿挺拔眉眼干净,带着与生俱来的自信,重新闯进蔡居诚的生命里。

蔡居诚偶尔会想自己是什么时候喜欢上邱居新的。他明明同邱居新不共戴天,却又一次次不由自主被他吸引。邱居新身上的气息总是清爽好闻,是偶像剧里最受欢迎的男主角,在食堂打个饭也有人来问联系方式。这时候邱居新会深深地看他一眼,刻意放轻了语气拒绝那些姑娘。

蔡居诚此时正在同盘子里的排骨作斗争,等邱居新回来之后问上一句,“邱居新,你就没想过找个女朋友?”

邱居新闻言一顿,老老实实回答道,“没有。”

蔡居诚对邱居新怀着的情感非常复杂,一方面有萧疏寒的缘故他非常敌视邱居新,另一方面邱居新不依不饶地缠着他实在是太让他举棋不定,又爱又恨。

蔡居诚满不在乎道:“找个呗。”

邱居新眼神一下凛冽起来:“师兄别再开这种玩笑了。”

记忆中那是邱居新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发火,邱居新对着他好像发火也是隐忍着的,蔡居诚也不明白触到他哪片逆鳞,一直到现在两个人都乐得过单身生活,小心翼翼维持着虚无的平衡。

第二天蔡居诚一醒,往窗外一看被吓了一跳。外面白茫茫一片,天上还有雪花不断飘落下来。他立马想到昨天邱居新单薄的衣衫,强烈把这个念头压下去之后,蔡居诚起床兵荒马乱,洗洗漱漱吃早饭下了楼,抬眼看见远处有个人在招手。

邱居新。

今天的邱居新穿了长羽绒服,却意外的有种可爱,他打着伞,另一手提着个纸袋,一步步朝蔡居诚走来,齿间溢出白气。

“你怎么来了。”

“送你上班。”

“用不着,谢谢。”

“你乘公交车不安全。”邱居新以一种强硬的姿态把蔡居诚塞上了车,“对方辩友请不要再做无谓反抗。”

“法律无情。”蔡居诚佯装好心劝导,“对方辩友想清楚了再说话。”

“法律给人改过自新的机会。它的最终目的不是惩戒罪犯,而是达到指引、评价、预测和教育的终极目标。所以在这个角度上,法律是有情的。”

“无情并不是指冷酷残忍,血腥暴力,而是指理性的推理,公正的判断。以及执法者不掺杂个人的思想感情。 ”蔡居诚看邱居新手要伸过来帮他系安全带,立马飞速自己系好了,接着说道,“法是根据社会的物质规律制定的,不是凭少数人的主观意愿凭空创造。人们只能叙述法律而不是创造法律。合理的法早已存在于客观规律之中,而不随人的主观意志而改变,所以决定了法律无情。 ”

邱居新点点头,轿车在公路上缓慢行驶。

蔡居诚心里没底:“你怎么不说话?”

“你有道理。”

“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好说话了?”

“对着你。”

和情话技能满点的闷骚男没法沟通,蔡居诚拒绝被撩,看窗外白雪。除路上有些冻起来的雪无法铲除之外,路面上积雪不多。蔡居诚趴在窗子边上:“环保局办事效率这么高,还让我坐你的车?”

“有冰。”邱居新不想蔡居诚对他的动机深究,他这些年好不容易借昨天那场联谊鼓起了勇气,并不只是想得到蔡居诚的拒绝,“有没有考虑当个律师?”

“你让我转行?”

邱居新点头。

蔡居诚总算理解了他这两天的殷勤从何而来,气得冷笑,“邱居新,你挖人还挖到我头上来了?我一吃公家饭拿死工资的,配不上您专车接送。”

“我不是那个意思。”邱居新不明白好好的人怎么就炸毛了,“我看你还爱着法学。”

“我最讨厌现在满大街说什么情怀。”蔡居诚眉毛都挑起,“你们这些当老板的是不是觉得情怀能当饭吃?邱居新,合着你算计我呢?我要进了你那小事务所,第一件事就是把你搞破产。”

正好也到了单位,蔡居诚一拉车门扬长而去,邱居新熄了火趴在方向盘上,觉得自己有了二十几年来前所未有的挫败感。邱居新在蔡居诚楼下等着他时提着的那个纸袋里,安放着一条围巾。而这条围巾出现在这里的原因,是蔡居诚昨晚发的一条朋友圈:“H市的冬天真的是要把我冷死……[再见]”

蔡居诚上了楼看到邱居新的车还停在那里,不禁大骂死脑筋呆头鹅。他自己冷静下来也觉得自己无端指责邱居新是不对,但他已经铁了心要和邱居新撇清关系做个正常人,这才是第一步。狗知道他哪根筋搭错了又来招惹自己,却更可悲地发现那股子多年之前的热情现在依然不减。他的心依然还会随着邱居新的动作而起起落落,毫无消退之势。

6

蔡居诚下了班,意外又不意外地看见邱居新在门口堵他。

“哎我不是叫你别来了你还……”

邱居新什么也没说,把早上那个没能送出去的纸袋往蔡居诚面前一举,“给你的。”

蔡居诚装作非常不在意地看了看,是一条ck的围巾。

“不是很贵,送你。”邱居新慢吞吞补上一句,“……你昨天说冷。”

蔡居诚却是没想到他什么时候说过冷,只是觉得邱居新实在呆的可以,没接那纸袋,“来而不往非礼也。”

“往而不来亦非礼也。”蔡居诚如果没看错的话,邱居新眼中有种疑似期待的东西,这傻小子期待他能收到来自师兄的礼物。

“那咱们就不往也不来,井水不犯河水不行吗?”

“不行。”

蔡居诚觉得好笑。他明明一遍又一遍梦到他,真正见到他,却可以硬起心肠拒绝。他刚想转身去车站,听到邱居新对他说:“老师回来了。”

萧疏寒回来了。

“那又怎样?”蔡居诚道,“他早不是我导师了。”

“那次的事你有不对。”邱居新在原则性问题上不袒护蔡居诚。

“我承认我不对,但我是故意的。”蔡居诚道。

“为什么?”

“为什么?”蔡居诚跨步走了,边答道,“最不该问为什么的人就是你。”

蔡居诚这么多年做过最错的一件事就是输了那次辩论赛。他也想尽全力向萧疏寒证明一下自己的实力,但天不遂人愿,他心里七上八下最后又确认了一遍辩题,检查了一遍备忘录,发现确定没事了再准备休息。结果第二天昏昏沉沉,越是紧张越发挥得不好,连准备好的腹稿也记不清晰。

说有意的无意的早就没什么意义,蔡居诚对外宣称是故意,几个知情人早便知道内因,只是这知情人里没有萧疏寒。蔡居诚在下台那一刻已经失望透顶,萧疏寒先关心的是成绩更让他失望透顶,索性破罐子破摔,直接和萧疏寒闹掰。明明是失手,萧疏寒却将它定性为蔡居诚故意为之,自己一向敬重的导师如此武断,让蔡居诚不知该何去何从。

有些事有些人,并不是努力就可以。蔡居诚过去是输了萧疏寒对他的评价,但他只要想,会发现邱居新一直等着他。这世道没几个人还在相信精诚所至金石为开的古语,但幸运的是,那几个人里有邱居新。

邱居新依然在各种地方堵蔡居诚。上下班路上堵,猫咖门口堵,有时放假在家蔡居诚出门吃个饭,也能被邱居新堵。终于情人节当天,在家门口,蔡居诚忍无可忍:“邱居新,你不要欺人太甚。”

邱居新:“我没想强迫你当律师。”

蔡居诚一愣,没想到围追堵截这么多天是为了说这个。“……然后呢。”

“我这些天并不是为了让你跳槽。”

“然后呢。”

“我跟老师说了当时的情况。”

“邱居新,我再三告诫你不要插手我的个人恩怨……”

“老师已经知道了。”

“那又怎……”

“我想和你在一起。”

蔡居诚心里一凛,却不知道该怎么答话。这一天总会来,来了他便无路可退。他开始重新审视自己是不是过去对邱居新太好,却发现那些记忆里,只有邱居新对他好的影子。他不相信,又重新检索一遍自己脑海,却发现这些光阴里好像都是邱居新的单相思。

他心里说他爱邱居新,却从未为邱居新做过任何事。面前高大挺拔的男人,是真的钟情于自己。没有人会愿意经历一场没有回报的长途旅行,并且始终有可能在途中丧命。但邱居新不一样,他这么做只是坚信他能得到回报,他相信冰川终能融化为春水。

蔡居诚庆幸自己喜欢的是邱居新,也庆幸邱居新喜欢的是他。

这时候口袋里手机突然震动,蔡居诚一连收到好几条消息。

郑居和:今儿你再不答应就是不给我们面子。

宋居亦:老邱都愁死了。

萧居棠:我们已经知道那个西装男是谁了。

还有一条消息,来自一个陌生号码:祝福你们。

蔡居诚指指手机屏幕,“你作弊。”

邱居新趁热打铁,把蔡居诚抱进怀里:“没有他们你就不答应了?”

蔡居诚迟疑,“也不是……”

“那你答应了?”

蔡居诚心里说了一万个答应,张了张嘴,却什么也说不出来。他眼睛一闭,捧起邱居新的脸,恶狠狠地在他嘴上亲了一口,亲完之后仍然恶狠狠地盯着他看,眼睛里的流光却要溢出来。

“情人节快乐。”邱居新脸上闪过几不可闻的笑意。

“邱居新你刚才是不是笑了?”

“没有。”

“我看见你笑了。”

“你看错了。”

“我!没!看!错!”

邱居新扣着蔡居诚的头又在他嘴唇上亲一下,眼里的笑意更甚,“对着你就笑了。”

评论(67)
热度(783)
©逢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