逢水

上学去了

【曦澄】Universe

◎曦澄
◎现代paro,有ooc和私设
◎算满足了自己私心的一个暗恋故事

0

爱默生说,宇宙间万事万物都是迂回曲折,从来不走直线。

1

物理课上戴眼镜的物理老师讲到第谷和开普勒是物理界的“黄金搭档”时,江澄觉得这组合名实在是土得不能再土了,还是偏过头,瞥了一眼坐在他斜后方的蓝曦臣。

对方手执一支黑水笔,另一手托着下巴,好巧不巧,也在看他。眼中春意淙淙流,伴着浩瀚宇宙来到他面前。

江澄像心事被戳穿的小孩,低下头抓抓头发,冲蓝曦臣做了个恶狠狠的表情。后者又笑,只是轻轻笑了一下就指指笔记,示意他好好听课。

窗外风景正好,有鸟雀啁啾,翠木摇曳,阳光透过玻璃窗子照在木纹清晰的课桌上,连带着江澄的身影也被镀上一层金边。他头发在光下是浅褐色,小巧发旋却像巨大漩涡,吸引着蓝曦臣的目光。

“蓝曦臣。”讲台之上老师喊,“太阳对行星的引力和行星到太阳的距离是什么关系?”

蓝曦臣急忙站起回答,答对之后老师又凉凉飘来一句警告:“上课不要开小差。”

蓝曦臣低头,周围人的目光却齐刷刷射来。谁都知道他蓝曦臣是出了名的优秀学生,开小差可是稀奇事。

蓝曦臣坐下以后,便看到罪魁祸首冲他一挑眉,分明是细眉杏目,还带着少年意气,他微一展颜,示意无事。

下课后同学都同他打趣:“蓝大班长走神,稀奇!”

“是不是在想昨天没做完的题目啊?”

“我看不像,哥你老实交代,你是不是看上谁了?”

倒还真是。

蓝曦臣脾气好,也任由他们插科打诨,真真假假就交由他们自己评判,都是一时起意问的,过不了多久就淡忘。

江澄却从来不参与这种群众性议论,他只是在人群外清浅地看了一眼被包围的蓝曦臣。

蓝曦臣不负其字,曦光般温和,臣下般敦厚。难怪总有人说他们俩在一起永远吵不了架,江澄自认为人处世还没到无理取闹的地步,但也有心性,却实在不得不承认蓝曦臣秉性纯良,真有口角,三句不到就化为绕指柔。

和这样的人做朋友难免要大度气量,待谁都是一样的谦和有礼,江澄和他日日待在一起,都分不清他心中谁亲谁近谁疏谁离。

直到上午最后一节课下,蓝曦臣径直走向江澄:“阿澄,走吧,今天食堂有地三鲜。”

学校食堂的菜不得民心总是有原因,或咸淡或焦糊或冷硬,美其名曰健康补体,却每遇小卖部的垃圾食品就一败涂地,实在是千古未解谜题。

而地三鲜突破重重围困成为难得一遇的白月光,只能用奇迹来形容。

江澄端着盘子找个靠窗的位置坐下,从这可以看到有没吃饭的疯狂高中生抱着篮球踩着塑胶跑道,往另一头被罩起来的篮球场冲。

江澄用筷子戳着土豆,蓝曦臣却夹来一个酱鸡腿。

“哎我不想吃……”

“多吃肉补身体。”

“给你自己补补。”

生活按这样过也无可厚非,只是偏有潜滋暗长的多余情绪毒蔓般生长出来,叫嚣着要汲取更多养分。

2

江澄在想,自己同蓝曦臣维持关系的那根线是什么。

可能是自小认识早就熟透?江澄摇头,按这个理他该同魏无羡更加亲近,只是该人忙着谈恋爱,对江澄的兄弟情已经到了没到必要之时不必拿出来使的地步,暂且不提。

可能是那张从小看到大,却年年变样且越变越引人遐想的脸?更离奇,蓝忘机有张一模一样的,只不过嘴角弧度不同,连微整都算不上,动动脸部肌肉两个人就像一个模子刻出来的,江澄却和此人一点不对付。

总之江澄想到多少可能性就毙掉多少可能性,他大好春光,都用来想男人。被他想了一个早上的男人拗不过副班长被拉去小卖部了,回来还给他带了瓶橙汁。

该男人生活中饮用液体只有纯净水、牛奶以及无添加果汁这三个选项,清心寡欲令人咋舌,连带得江澄上次打完球抢过魏无羡可乐喝了一口都觉得自己在受刑,还无辜遭受蓝忘机无声谴责。

为此没少被某魏姓男子嘲笑,再这么下去就天天喝粥吧,省得和我抢地三鲜。

江澄冷笑说你想也别想,我去得再迟都能有,就证明这东西和我有缘分。

“蓝曦臣。”

“嗯?”蓝曦臣彼时正在喝水,手与矿泉水瓶身连成一条好看的线条,喉结随吞咽动作上下起伏,模糊不清地“嗯”了一声。

“……算了。”江澄觉得自己实在很婆婆妈妈,居然浪费了整个一日之计来想这种东西。他细眉一蹙,“你英语笔记借我看下。”

蓝曦臣想把他半道截住的那话头延伸下去,无奈江澄并不给他机会,他只好从抽屉里摸出英语笔记递给他。

“‘Universe’……”江澄低读出声,“最近怎么总学这种东西。”

“阿澄不喜欢宇宙吗?”蓝曦臣听到了。

“也不是。”江澄没做过多的辩解。

人置身宇宙之中,总能觉察出自身的渺小。平时挂在天上小小的、闪闪的星星,比你要大得多得多。上古流传下来的那些关于星星的美丽传说总是将这些非常学术的天体神化,浪漫到极点,江澄也不觉得它们荒诞。

无边黑夜里能有它们的陪伴,早就该是一件三生有幸的事情。

江澄倏忽间觉得蓝曦臣也很像星星,亮度比不过太阳,但太阳太刺眼连直视也不能,星星落在你眼里时,你还能和它说说话,感谢一下它给你带来的瑰丽。

他心里有东西在一点一点碎掉,却有更厚重的东西缓慢生长。

3

发现自己对蓝曦臣怀有不一样的感情,江澄已经记不起是从哪一天开始。明明之前的十几年都能安稳度日,自某天开始就变得不一样起来。

他之前也是一样看蓝曦臣和文娱委员——那个亭亭玉立的女孩交洽事宜,却从没觉得此情此景扎眼又刺心。

包括路上遇到曾经帮过的女同学,当时江澄也在场,又不知是哪根筋搭错,失礼到打了招呼再不想有过多的问候,称忙拉起蓝曦臣就走。

这日子太难熬,江澄也不知道这算不算飞醋,就觉得心里拧巴,只想蓝曦臣的世界里待着他江澄一个人。

就他一个人。

体育课。

身强力壮的男孩子们正是对运动爱得要命又熟悉得要命的时候,得到四十五分钟也像获得特赦令,早就有人抱了篮球准备大展伸手。江澄白色T恤下肌肉的纹理没被这棉质布料遮盖严实,几个回合下来就贴在身上,顺带落进了蓝曦臣的眼里。

他不太喜欢剧烈运动,却很喜欢看江澄生龙活虎的样子。

江澄带球一个虚晃,就早有敌手防备。他动作做得亦真亦假,对方也专门防他这一点。只是江澄何等高明,闪电般收回脚步,纵身一跃,双手一投——

——自然进球。

他黑色短裤下小腿肌肉紧实曲线好看,站在那里一时间让蓝曦臣移不开目光。再回神人已经站到了跟前,伸手冲他眼前晃两下:“看什么呢?”

蓝曦臣没觉得体育课过得这么快过,耳畔传来体育老师的哨音,他才定了心神,将手中水递给江澄:“辛苦了。”

江澄没答话,先一口气灌了小半瓶水,才摆手示意没事。他胸口汗水与纯净水混合着往领口跑,蓝曦臣别开目光:“才春天,别着凉了,不热就把校服外套穿起来。”

“你可比我妈还唠叨。”江澄又想起在家里被虞紫鸢耳提面命,和眼前蓝某人简直如出一辙。

“好心。”蓝曦臣不做辩解。

江澄就像他的宇宙,总是不自觉地令他沉沦。他偏爱这广袤宇宙,偏爱得让他航向稳定的船遇上风浪,在海上颠簸翻摇。

但他始终握舵目光坚定,冲破那方风浪之后,便是温柔乡。

蓝曦臣偶有一次午睡起早,看着仍伏在桌子上脸朝外的江澄,有片花瓣飘零而至,正巧落在他眼前人头上。

他起身没惊动任何人,帮他摘去那片花瓣,胸腔中心脏跳动,怦怦然如雷落耳。

眼前人变成心上人,原来真的只需要一瞬。

又或者,这一瞬早就发生。

4

“你……”江澄刚开口又止住。

“怎么了?”蓝曦臣回。

“你想学文还是理?”

江澄从小有个远大志向,做个外表刚直内心浪漫的文科生。只是天不遂人愿,他从前只觉得那些问喜欢的人选科选什么的都是傻缺,没想到自己现在就是傻缺。

蓝曦臣以为江澄铁定学理,答道:“理吧。”

江澄沉默,蓝曦臣见状追问:“你要学文?”

“还没定好。”江澄坦诚道,“我比较想学文。”

江澄文科理科其实成绩都差不多,选文只是为了自己骨子里那点执拗。蓝曦臣见状也不勉强,道一句:“喜欢的就去做。”

“没法一个班。”江澄言辞中有拒绝之意。

蓝曦臣要学理的话,上的肯定是最好的理科班。而该班恰好被单独隔开在另一幢教学楼,江澄如果学文,两人再想时时见面就很困难。

“阿澄,没必要为了前途而迁就我。”

“这不是迁就。”

蓝曦臣心脏又猛地跳动起来。

“……反正你只要知道不是迁就就行了。”江澄脸红着低声嘟囔,却被蓝曦臣一把抱进了怀里。

“我知道。”

“……知道什么了?”江澄没想到他会来这么一出,要搡他都没劲。

蓝曦臣没再说话,拽着他去角落里吻了一吻。

像六月里甜丝丝的蜂蜜水,不甚浓稠,彼此却都甘之如饴。

两人目光俱明亮,好像各自的秘密被窥破,反倒如释重负一般。

两个人长久地沉默着,只是身边、眼里、心里,都是对方。

蓝曦臣开口:“第谷是‘星学之王’,开普勒是‘天空立法者’。”

“你想说什么?”

“你愿不愿意,做我的宇宙?”

5

江澄从小的梦想,由做一个浪漫的文科生,变成做用公式写诗而有种别样浪漫的理科生。

他还记得刚分班的第一天,风很大,吹得窗帘都翩飞,而他背着书包走进教室,在一个熟悉的身影旁边站定,拉开凳子坐下:“很高兴认识你,我是江澄。”

对方愣了片刻,旋即笑开:“很高兴认识你,我是蓝曦臣。”

-

我太久没写曦澄,翻了翻还是两年前的脑残段子文,前段时间又被万有引力折磨,遂有此文。

文虽不长,但是我爆肝写的,从十点写到现在,我这没大纲的坏毛病看来改不掉了。

我到现在都挺喜欢他们俩,也难得有心境写个我自认为纯纯的故事…。曦澄真的是我初心cp了。

其实断断续续存了很多梗在脑子里,笔力不足也没时间写出来。

是喜欢了很久的cp,也就有更多的东西要感慨…。

看来还是让他们俩保佑我月考顺顺利利吧。

评论(30)
热度(317)
©逢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