逢水

上学去了

【魔道祖师】吟江晚

莲花坞很热闹。

你虽不在,猜也猜得出来。起了个大早,只为所谓的一生一次。身上的喜服一层一层厚重繁杂,却掩不住你心中的紧张。喜娘在门外三番五次地催,你终是忍不住,回身抱着母亲,带了些哭腔喊,“娘……”

母亲眼中也有泪花,你被哭送上轿。脑中不知在胡思乱想些什么,竟是很快就到了。你被喜娘扶下轿,越靠近喜堂心跳便越快,眼前有盖头盖着,什么也看不清。

你幼时便认识江澄,知道他为人。而今真的站在这里将为人妻,心中虽有不舍,还是欣喜居多。身边一阵风掠过,你虽看不见,也知道是他站在了身侧,心思不禁飘忽了起来。

你记得他以前是个很别扭的小孩,现在已经成长为能独当一面的宗主,云梦江氏威震四方。你为他的变化感到欣慰,你想告诉他他很了不起。

江澄松开了往日里一直皱着的眉。

你听见傧相道,“一拜天地——”

两人双双跪下,深深地拜了一拜。你不知道是谁先跪的,但对先者能管住后者的传闻有所耳闻,并在心中设想属于你们的未来,嘴角扬起一个笑意。

“二拜高堂——”

却是没有高堂可拜。你早在想这个问题,才发现傧相的声音你也没听过,定不是江家亲戚。你心中一阵酸楚,江澄呼吸却依旧平稳,也不知拜了什么。

“可能是……”大喜日子,这只是你心中所想,未脱口而出,取而代之的是又乖顺地随他一拜。

“夫妻对拜——”

你转身面对他,你知道他也一定在看你。你俯下身朝他的方向一拜,却不小心与他的头磕在一起。在你窘迫之时,你听见他的笑声。只一声,很轻,还是让你心如擂鼓,耳尖都红透。

“送入洞房——”

他一手执绸带彩球,另一手只抓了你的衣袖。你感到袖上的轻微拉力,低了头,走了一会,坐在了床沿。有妇人声,你知道这是要挑盖头。

“我来。”低沉有力,是江澄的声音。

妇人低声规劝了几句,但他执意要亲自挑。拗不过他,那妇人把秤杆交到他手上。

你眼前忽然明朗了起来,面前便是身穿喜服的江澄,一身红衬得他面容更俊。你看着他,他也看着你。你面上飞上两朵红云,江澄亦有些不自在地转了过去,“……终于等到你了。”

你眨眨眼,听了他这句话,又要掉泪。他一手覆上你眼睫,有些慌乱,“你别哭了,红烛替你哭。”

你低声细语,好像是怕扰了这一室宁静,擦了擦眼泪冲他一笑,回道,“你会不会安慰人……”

“……不怎么会。”他似有些不好意思,“就是,你别哭。”

你听出他的坦诚,好声好气道,“好。”

自此以后,是夫妻同心,琴瑟和鸣。

——
他是最好的江澄,江晚吟,江宗主。


评论(28)
热度(154)
©逢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