逢水

上学去了

【魔道祖师】你睡过男人吗(10)

有一点大学相关,如果有错误请提出来,万分感谢。

瑶瑶出场!!有聂瑶。

——

魏无羡回来以后那个方。他扯着江澄来回摇到江澄脑震荡,“我为什么要吃大蒜啊!”

“……谁知道你啊。”江澄十分的,非常的,极其的气愤,从魏无羡手中夺回他自己的衣服领子,抚平了上面的皱褶。

“不是,”魏无羡哭丧着脸,“重点是蓝忘机嫖都嫖了,他还不给钱啊。”

“我去,”江澄震惊,“你这个比喻很传神啊。还有你确定要这么说你的高岭之花吗。”

“……滚好吗,我现在很伤心。”

“你可以去和他要钱。”江澄提出了自己的建议。

魏无羡思考着此方案的可行度,“你还不如让我去嫖蓝忘机。”

“小孩子家家的,天天嫖啊嫖,像话吗。”江澄怒其不争。

“你才小孩,你全家都小孩。”魏无羡扑进江澄旁边的沙发,陷在其中朝他比了个中指。

“靠吓死我了,我还以为你要扑我。”

“放心,我还没有那么饥不择食。”魏无羡色眯眯,“三围问到了吗?”

“你怎么还记着……”

“没问到就给我去楼下买杯冰沙上来。”

“这两件事有什么必然关系吗??”

“啊,没有啊。”魏无羡装作听不懂的样子,“我只是想要你买杯冰沙而已。”

“自己去。”

“不行。”魏无羡悲从中来,“我昨天被蓝二哥哥强吻,阴影还在心中挥之不去。”

……明明是你自己投怀送抱的好吗。江澄心一横,“不去。”

“你去不去!”

“不去。”

“石头剪刀布!”

“来啊我怕你?”

事实上,从小时候开始,石头剪刀布就一直是魏无羡赢得比较多。江澄不信邪,和别人玩胜率那么高,为什么遇到魏无羡就趴了?

依然是江澄输。

“……”江澄气短。

“你这是扬短避长,不能怪我。”魏无羡得意洋洋。

·

认命的江澄出去感受外面的大蒸锅。

意外的是,江澄在楼下看到了金光瑶。

他站在不远处的树荫下打电话,带着副黑边眼镜,脸上都是笑意,“你明天要过来啊?

“你也不早说,我明天去机场接你。

“在这待几天?谈个生意就走?

“好好好住我这……

“你不去看看你二弟吗,他就住我楼上。

“那就这么说了,嗯拜拜。”

金光瑶打电话的时候冲江澄笑了一下。挂掉电话,他径直朝江澄站的地方走来。

江澄站在饮品店前,金光瑶先点了杯冰咖啡,再转过头对江澄说,“你也住这里啊。”

“……嗯。”江澄其实有点疑惑,金光瑶应该早就知道了。他岔开话题,“你刚刚说什么二弟?”

“哦,”金光瑶脸上是了然的笑容,“蓝曦臣,你应该认识。”

何止认识。江澄在内心翻了个白眼。“你们……什么关系?”

“算是同门,”金光瑶思考了一下,“我们导师都是一个人。再加上彼此兴趣爱好也差不多,平时大家都这么叫着玩。”顿了一下,金光瑶又补了一句,“那时候蓝曦臣算是很出名的,他考研的时候蓝忘机大一,这两兄弟把我们系的姑娘勾得嗷嗷直叫啊。”

江澄莫名其妙有点不爽,但是又想继续听下去,说,“然后呢?”

“然后?”金光瑶看他脸上是感兴趣的表情,又别扭地把这表情压了下去,不禁觉得有趣,“然后是偶像剧的经典桥段,那群姑娘追着要给他俩搞个爱称。”

“结果一个叫含光君,一个叫泽芜君。”正好咖啡好了,金光瑶拿起来喝了一口,“其实挺风雅的对吧?”

……

江澄已经不具备任何思考能力了。

“……把他们俩名字再讲一遍好吗。”

“含光和泽芜啊,怎么了?”金光瑶无意识中又补了一刀,“好像二哥现在是编辑吧,还在用这个名字。”

江澄深吸一口气,努力不让自己哭出声。

他的女神。

竟然在他隔壁。

还他妈是个男的。

他还认识。

“谢谢瑶瑶让我看清人生的路。”江澄接过那两杯冰沙,心中悲喜莫名。

“……我怎么了?”

“网恋,妙不可言。”一阵热风往江澄脸上一呼。

“啊……再见。”金光瑶看着江澄如壮士断腕的背影道。

·

有多少爱可以重来。

江澄回去之后把冰沙往魏无羡脸上一甩,不管他要和自己拼命的架势,把房门一关。

他那颗心被玻璃碴子剌得支离破碎。

“你下楼买个冰沙就热出失语症了?”魏无羡在外面喊,“不要想不开,以后我做你的嘴……”

妈的,他怎么会有这种智障朋友。

“魏无羡我现在想静静。”

“哎你说的是那个小学坐你隔壁桌的静静不?”

“……”

鉴于魏无羡这个表现,江澄决定不告诉他,他梦寐以求想睡的含光君和想睡他的蓝忘机是同一个人。

·

江澄给泽芜发了一条消息。

晚吟:蓝曦臣。

与此同时,金光瑶也给蓝曦臣发了一条消息。

两米八:二哥我好像说了什么不该说的。

蓝曦臣看了这两条消息,有点难以言说的情绪。

——

进展快了点…。

评论(52)
热度(517)
  1. 淡🍁语-苗逢水 转载了此文字
©逢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