逢水

上学去了

【魔道祖师】你睡过男人吗(11)

魏无羡在门外呼喊江澄,这本来没什么,但是他声音大到江澄在门内还被辣耳朵,这就很不应该了。

“喊什么喊。”江澄开门,阴鸷的眼神魏无羡从来没看过。

“我靠好吓人啊……”魏无羡瑟瑟发抖。

江澄沉默了一会,又败给了魏无羡,“我告诉你我现在的心情犹如被轮X一般痛苦。”

“……”魏无羡张着嘴一副痴呆样,“你刚刚说啥?你被谁轮X了?蓝曦臣?”

江澄逮到个机会,自然要好好鄙视一下魏无羡的智商,“一个人不叫轮X好吗。”

在理。魏无羡思忖,想想又不对,“所以你的侧重点是这个?蓝曦臣怎么着你了?”

江澄真的很想把魏无羡的脑袋打爆看看里面有什么。

“不关蓝曦臣的事——”

门铃响,魏无羡去开门。

不听老子讲话。

江澄刚想跳脚,看到门外站着的人是蓝曦臣。

“江澄在吗?”蓝曦臣冲着魏无羡抱歉地笑了一笑。

夭寿啊他来干嘛!!!

江澄很显然还没有做好女神(男神)家访的准备,登登登就要往卧室跑,被魏无羡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用臂弯勒住了脖子。

栽了。江澄想想自己的一世英名,心情带着一点风萧萧兮易水寒。

魏无羡看看两个人之间的氛围,知道有事,打了个哈哈就往隔壁跑找蓝忘机。

·

说起来也很气人,蓝忘机和魏无羡真正的告白,竟然是在电子软件上。为此江澄还嘲笑了他一会。

蓝忘机是什么人,心思缜密滴水不漏,偏偏要把魏无羡翻个底朝天,到知根知底为止。魏无羡也不知道是真傻还是假傻,他问什么答什么,直到最后探出来那句喜欢你,美其名曰“爱的坦诚”。

坦诚。江澄想起来这俩字就想自刎。虽然他和蓝曦臣算不上到了爱不爱那个程度,好歹也是朋友。逗他玩呢这是?

江澄虽说脾气傲娇到了一些程度,心里还是心平气和。可他就气别人跟他开玩笑。

……还他妈是酱婶儿的开玩笑。

·

“我亲爱的专属编辑,”江澄的语气很平静,“解释一下。”

蓝曦臣有点头疼。这种宛如女朋友质问自己是否出轨的问题……

其实也很莫名其妙。不过是金光瑶的无心之举,他本来以为没什么问题,可说到底还是他不够了解江澄——或者说是江澄不给他了解。

蓝曦臣很少卡壳。真的很少。

江澄也不知道自己生哪门子气。没什么好气的。不过是自己暗恋对象身份突然明朗还是蓝曦臣,他一没表白二没越界,气什么?

蓝曦臣站在江澄的对面,看着他脸色变脸般变换,试探道,“江澄?”

“你别烦。我在思考。”

蓝曦臣不知道现在的自己看起来就像是一个妻管严。江澄继续顺藤摸瓜,想着他到底是喜欢泽芜哪一点。

外在?开玩笑,没看过照片没视过频,没听过语音没面过基,跟外在没关系。

内在?江澄承认蓝曦臣身上优点不少,甚至可以达到没有缺点的程度。

蓝曦臣感觉他现在在等一个炸弹爆炸。

哦不对,原子弹。

·

相比于蓝曦臣和江澄之间紧张的气氛,魏无羡脚跷在蓝忘机大腿上和他有说有笑,简直不要太和谐。自然是魏无羡说,蓝忘机听。

明明两个人坐在同一张沙发上,魏无羡还是执意要发消息。

世界第一帅:我要改备注。

忘机:改什么?

世界第一帅:霸气的,特别长,一眼记不住那种,最好还要秀个恩爱。

蓝忘机无奈摇头。

世界第一帅:你就叫世界第一帅魏无羡专属蓝忘机好了。

发完这句话,魏无羡把手机从蓝忘机手中抽走,嗒嗒嗒打了一串备注。接着欢呼雀跃地把手机拿到蓝忘机面前像献宝。

蓝忘机却是没看手机,光顾着看魏无羡。

魏无羡虚。“那啥,蓝湛,我问你个事。”

“你说。”

“你认不认识含光?”

蓝忘机身子一僵,“谁?”

“含光……”魏无羡看蓝忘机这副样子,“啊应该不认识吧。”

“不认识。”

蓝忘机别开了目光。就当是他存了个坏心,想看看魏无羡到底有多喜欢那个含光——在不知道含光是他的时候。

“可是我觉得你们俩说话语气很像啊。”魏无羡不依不饶,“不过你这么正经的人应该不会登b站。”

“咳,”蓝忘机轻咳,“我很正经?”

魏无羡认真点头。

·

江澄终于捋清楚了他到底喜欢泽芜哪一点。

泽芜待人接物时,总有一份春风一样的平和。应该是他从没见过这类人,甚至成了他们的对立面,他自己知道。

……这不就是喜欢蓝曦臣吗。

江澄很凌乱。很心痛。

他又一次说,“蓝曦臣,我想静静。”

他是怕了,他可不想蓝曦臣小名叫静静。

“我小名叫静静。”

啊,让我死吧。江澄瞪了蓝静静一眼,还是把涌到嗓子眼的那句“X你妈”给咽下去了。

江澄内心碧波万顷万丈波涛九尺楼台铺天盖地,蓝曦臣虽然能推理出来他大概在骂自己,也不知道他在骂什么。

然后他说,“蓝曦臣你回去吧,没你事了。”

要是让蓝曦臣知道自己推理出这么个结果,他还不得把自己笑死。

蓝曦臣愣了一下,“忘机和魏先生还待在一起,我回去不好吧。”

怎么就忘了这小赤佬。

江澄给魏无羡发信息,叫他乐的时候思思蜀,没有回复。“我要不要打110啊?”他问蓝曦臣。

“……不要吧。”

评论(32)
热度(478)
  1. 淡🍁语-苗逢水 转载了此文字
©逢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