逢水

上学去了

【魔道祖师】你睡过男人吗(13)

泽芜:晚吟?

江澄手机响了,一看消息来自蓝曦臣。

……他到底是想干嘛。

江澄内心还在滴血中,随手给他回了个“嗯”。

魏无羡看他这颓样,拍拍胸脯,“没事,哥哥带你出去吃饭!”

事实证明,大夏天选择出门吃火锅,魏无羡的脑子的确是坏掉了。江澄被他拽起来往火锅店跑。

但另一个事实证明,在你悲伤到一定程度时,什么玩意都能来。还是你不想看到的玩意。

哦对,就是蓝曦臣。

江澄,一个185的大男人,看到蓝曦臣之后的那个表情。

……魏无羡只觉得自己已不再是自己。

“麻痹这么多火锅店呢你就找这家??就找这家???”江澄气得,要不是蓝忘机和蓝曦臣一起来,说不定一起命案就发生了。

“要不换一家……”魏无羡气若游丝。

“不行。”江澄松手,“就要待这吃,我又没干什么坏事,对不起他蓝曦臣了还怎么着?”

讲真,如果要让魏无羡列一个“全世界最头疼的东西top10”,江澄绝对稳待榜首。从厮混了二十几年,一天不吵架就不舒服的竹马角度来说,魏无羡还是很同情自己未来妹夫,也就是自己老公的哥哥的。

好,这关系有点乱。

进店。魏无羡江澄要吃辣,蓝曦臣蓝忘机吃得清淡,就点了鸳鸯锅。

“这什么鬼名字???”江澄怒。

“……”魏无羡难得没和江澄吵嘴,给他顺毛,“人家本来就叫这个。”

蓝曦臣笑了一下,被江澄看见。

……当没看见。

一顿饭的严肃程度,凝重得宛如在讨论国际形势。魏无羡偷偷在桌子底下给蓝忘机发微信。

世界第一帅:二哥哥我撑不住了。

忘机:一会就好。

世界第一帅:二哥哥好温油。

蓝忘机却是不回复了,收起手机看向魏无羡。

魏无羡最受不了蓝忘机这样看他,把脸别过去和江澄说悄悄话,“哎你现在准备和蓝曦臣干什么?做朋友吗?”

“不。”江澄低头不想谈论这个话题,吃自己碗里的牛肚。

“你看看你,”魏无羡皱鼻子,“我们崇尚和平。人家又没怎么你对吧。”

“他敢怎么我?”江澄的声音陡然提高,冷笑一声,像是忘了自己对面还坐着蓝曦臣。

碰了一鼻子灰的魏无羡发誓这辈子都不当和事佬了。

好不容易捱到一顿饭吃完,各回各家,魏无羡还深情款款地冲蓝忘机一个飞吻。

“恶心死了你。”

“你懂什么,这是爱。”魏无羡捧心口,像个话剧演员。

“你爱吧爱吧。”江澄翻了个清新脱俗的白眼。

“你应该对你亲爱的哥哥表示祝福。”

“哦,祝福你和蓝忘机明天就分手。”

“澄澄,”魏·韩剧女主角·无羡略显浮夸地望天,还往自己眼睛边上扇了两下,“我不奢求你的祝福有多么珍贵,至少要诚恳一点。”

“你眼睛被火锅辣到了?”江澄的内心毫无波动。

“……拜拜。”

魏无羡觉得,他俩咋这么糟心呢。

·

蓝曦臣打电话给金光瑶,“阿瑶在吗?”

接电话的是聂明玦,“他在洗澡。”

“……不打扰你们了。”

蓝曦臣觉得,全世界都有对象了。除了他。

谁叫江澄这么难搞。

蓝曦臣眉间掠上一点认命的宠溺,又去打电话给魏无羡。这总该不会错,魏无羡了解江澄的确更多一点。

魏无羡在电话那头的声音显得格外健气,“你问江澄喜欢什么?”

蓝曦臣的手指在桌上漫不经心地敲着,“是。”

“我只知道他讨厌别人在他面前提他的小说——”魏无羡道,“反效果也是不错的套路对吧。”

蓝曦臣表示认同。

“我有个朋友在云深街开了一家书店,”魏无羡说,“里面很多他的小说……”

“我知道了。”蓝曦臣笑了两声,“谢谢。”

“客气,都是一家人。”

魏无羡挂了电话问江澄,“澄澄我们明天去书店好不好啊——”

“不好。”

“不要这样嘛,修身养性陶冶情操啊。”

“不好。”

“你再这样要变死宅的。”

“哦。”

“那边有很多漂亮小姐姐。”有个屁。

“不关我事。”

“那边有很多帅气小哥哥。”有个屁。

“不关我事。”

“啊你到底怎么才能去啊?!”

“你非要让我去书店干嘛?”

“我都说了啊,修身养性……”魏无羡奸笑,“你不去我就一直烦你。”

“……”江澄在被骚扰与安逸之间选择了后者,“随便你。”

魏无羡觉得自己能评上感动中国十大人物。

世界第一帅:ok啦。

蓝曦臣编辑身份众所周知之后,也用回了常用的名字泽芜。

泽芜:谢谢。

世界第一帅:都说不用这么客气了……

世界第一帅:加油成为我妹夫。

在客厅里码字的江澄,突然觉得脊背窜上一阵寒意。

——

谁能拯救有七十二份试卷的我…。

评论(38)
热度(404)
  1. 淡🍁语-苗逢水 转载了此文字
©逢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