逢水

上学去了

【魔道祖师】你睡过男人吗(14)

“澄澄如果你嫁人了你还会爱我吗。”

“没爱过。”江澄戴着帽子和墨镜,今天这么热的天魏无羡叫他出来逛书店,他心情不好。

好才有鬼。

魏无羡引导江澄看街上小姑娘,“你看那个扎马尾辫的怎么样?”

“太矮。”

“那边那个高个子呢?”

“衣品太差。”江澄拉下了一张脸,“裤筒那么大,她是环境局派来扫地的吗。”

魏无羡憋笑憋得辛苦,“那个穿粉色衣服的呢?”

江澄的脸色又阴沉几分,“太粉了和肤色不搭,也是个不会穿衣服的。”

书店离他们的小区不远,到的时候魏无羡简直又想哭又想笑——原因自然不必多说。

“书店门口这个呢?”

江澄听见魏无羡说话,原本低着头看着脚尖走路,一抬头便看见站在书店门口一身便装笑得和和煦煦,冲他招手的蓝曦臣,勉为其难看了看他旁边站着的蓝忘机。

“魏无羡你很无聊是不是?”江澄把骨头捏得咯吱咯吱响。

“我就问你一下建议——”魏无羡笑,躲到蓝忘机身后。

……其实,凑合。江澄看见蓝曦臣的那一刻,在心里道。

蓝曦臣今天穿了一件条纹衬衫,袖子挽到臂弯,露出手臂。江澄多看了两眼,却没发现蓝曦臣在看他。

店主是个肤白的青年,看到魏无羡立马精神了,“魏先生。”

魏无羡笑嘻嘻地走到柜台旁,朝他头上一敲,“温宁又长高啦。”

“魏先生,我又不是小孩子了……”温宁捂住头,发现站在魏无羡身后的男子正一脸阴沉地盯着他,悄声问道,“这位是……”

“蓝忘机,”魏无羡介绍道,“我……”

“男朋友。”蓝忘机忽然开口道。

“哦好的……”温宁冷汗涔涔。

“你这么严肃干什么。”魏无羡似有嗔怪意,又展颜与蓝忘机调笑道。

蓝忘机不语,走到一旁,坐进供人休息的沙发。温宁的书店有一部分书是可以借了看的,蓝忘机手里拿着一本《人性》。

“哇,蓝二哥哥你要不要这么老年。”魏无羡转头看他在看什么,夸张道,又继续说,“江澄你认识。还有这位是蓝忘机的哥哥蓝曦臣。”

“你好。”蓝曦臣颔首。

温宁慌慌乱乱地也冲蓝曦臣一点头,“你好……”

“你们俩礼要不要行这么大?”江澄在一旁撇撇嘴。

各自算是认识了之后,蓝曦臣走到旁边的畅销书架旁,看见了晚吟的书。他看着封底上的责任编辑“泽芜”二字,心中漾起无数缱绻的情绪。

江澄装作无意地走过来,又装作无意地看了看他手中拿的书,立马道,“谁让你看我书的蓝曦臣——”

照顾到店里还有别的客人,江澄压低了嗓音凑近蓝曦臣,殊不知他根本没在听他讲话,心思飘到别的地方去,这种情况简直少有,“什么?”

江澄不由得再凑近了点,“把我的书放下!”

魏无羡早已偷偷摸摸从蓝忘机对面的沙发上起来,左躲右躲躲到了蓝曦臣和江澄所站的书架后面。用力一推,魏无羡蹑手蹑脚又躲回原来位置——

按说这种小学生把戏江澄不应该中招的,但此时此刻江澄的确脸朝下躺在蓝曦臣怀里,鼻子被撞得生疼。

江澄,不想起来。倒不是贪恋蓝曦臣的温暖之类的鬼话,而是他好死不死小腹正好被蓝曦臣胯间某物顶着,沉甸甸。江澄要疯了。

哦好的。让时间静止在这一刻吧。江澄耳尖染上一抹红却不自知,想想还是不能僵死在蓝曦臣怀里,抬头重新站好,江澄咳嗽了两声。

蓝曦臣倒是不在意,整了整衣领又去重新看书,顺便欣赏江澄怎样强行抑制住他暴跳如雷的冲动。

魏无羡躲在书架后面,觉得自己要笑裂了。江澄那么高一大老爷们,直挺挺栽在蓝曦臣怀里,要多好玩有多好玩。

温宁坐在柜台后面,也是看到了事情的经过。惊觉不得了,江澄居然没有把他的书店掀了,而是自己一个人沉默地坐在了书店的最角落……

“爱情使人变化。”文艺青年温宁在自己的本子上写下这么一条。

蓝曦臣看了看书架,不得不说江澄的影响力还是很大的,小半边放的都是他的书。

其实蓝曦臣早就发现,江澄笔下的每一个男主,无论单身时多么霸气酷炫拽,有老婆之后就变得无比温柔。

泽芜:我好像知道他喜欢什么了。

这个“他”是谁,自然不言而喻。魏无羡奸计得逞之后出门买了两支棒棒糖,一支给蓝忘机一支给自己。魏无羡一手打字一手转着自己嘴里的棒棒糖。

世界第一帅:我看他就是喜欢你。

算是吧。蓝曦臣把手机重新插回裤子口袋。

魏无羡在得知蓝曦臣内心的那点事之后,仗义地创了一个讨论组——今天的蓝大追到澄澄了吗。

讨论组成员有,魏无羡,蓝忘机,蓝曦臣。

蓝忘机本来觉得自家媳妇和兄长简直是无聊至极,可看他们两个,好像都是乐在其中的样子。

魏无羡说这你就不懂了吧。

蓝忘机很不懂。

——

可能有二更。

也可能没有。

评论(22)
热度(429)
  1. 淡🍁语-苗逢水 转载了此文字
©逢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