逢水

上学去了

【魔道祖师】你睡过男人吗(17)

这章算是……补叙……我当时写的时候也不觉得这么多漏洞……补一补。

——

蓝曦臣去了趟公司。

站在巨大的落地玻璃窗前,面前是一座又一座的写字楼,高耸入云,这种压迫感让他无端地觉得心烦了起来。

“……喂,大哥?”

聂明玦来了他有所耳闻,料想着他现在要么是在外面,要么在家陪金光瑶。金光瑶在家开网店卖lo裙,蓝曦臣不止一次打趣说羡慕他。

“嗯。”那边是聂明玦低沉的声音。

“我能问你点事吗?”

举着手机的聂明玦看了看躺在自己腿上补眠的金光瑶,声音又小了两分,“你说。”

“大哥是怎么……追到三弟的?”这个问题有点羞耻,蓝曦臣算是病急乱投医,金光瑶的性格和江澄一点都不像,他傻了才去问聂明玦。

聂明玦不知道怎么回答,却看见金光瑶已经醒了,一双眼睛里是像积雪初融般的笑意,“在说什么?”

蓝曦臣听见金光瑶声音,接着聂明玦好像把手机给了他,“喂?”

“二弟。”蓝曦臣揪了揪头发。

“大哥刚刚和我讲过了,”金光瑶无视聂明玦示意他靠在自己身上的动作,靠在了沙发背上,“没什么可犹豫的,喜欢就上。”

……这个上是哪个上?

蓝曦臣觉得自己要爆炸了。

金光瑶卖小裙子,自然顾客是女生多。聂明玦在他身边的这几天,看他游刃有余地与各类女生聊天,自然是气不打一处来。刚刚他又一次拒绝自己,聂明玦从背后抱住金光瑶,在他耳垂上轻轻噬咬。

接着是“啪嗒”一声,手机摔在沙发上的声音,蓝曦臣不忍再听下去,挂了电话。

心裂是蓝曦臣此刻唯一感觉。

好吧,靠自己。蓝曦臣并不知道追人技巧,也没有什么头绪。

·

蓝曦臣当时是真的觉得江澄很好看。剑眉星目,头发蓬蓬松松,眼神像个孩子。周围都是情侣,要么是两三结伴的朋友,只有他与江澄,彼此都孤身一人,现在想起来或许是缘分。

江澄看见了蓝曦臣,好看的人一般都不会让别人设防,他走到他面前,听见他第一句话就是:“你笑我干什么?”

蓝曦臣稍微正了正神色,“没有啊。”

“有。”他眼睛里有小豹子般的凶光,不觉得可怕,反而觉得可爱。

想来和陌生人这样如稔熟老友般交谈也是神奇,也许是当时的节日氛围所致。蓝曦臣和江澄个头高,像鹤立鸡群,不断有女生从他们旁边走过,附带些小声议论。

江澄有点不自在,又胡乱扯皮了几句就说有事要走。蓝曦臣也觉得一见钟情这种事不能乱说,搞不好把人家吓着,便应允说下次再见。

哪有什么再见,直到现在才见。

·

蓝曦臣摩挲着微微发烫的手机,想着要不要给江澄打个电话。江澄的态度模糊不清,总之前一秒和后一秒所表达的情绪完全不同,饶是蓝曦臣也弄不明白了。

江澄刚开始写作时坏毛病很多,生活作息不规律和拖稿就是其中两项。他当时是新人,编辑也是初出茅庐的新人妹子,到他家去催稿,差点没被满室狼藉吓到。

再狼藉也不能掩饰江澄是个帅小伙的本质,妹子又恰巧是颜控,于是之后挥舞着手机和同事交流捡到宝时,不小心被蓝曦臣抓了个正着。

当然,偷偷拍下的照片他也看见了。

不动声色地按捺下心中情绪,蓝曦臣依然波澜不惊。

江澄是块璞玉,后来的文字事业渐渐有起色,所有人都觉得这是个换编辑的最好时期,蓝曦臣也这么觉得。

看看,他也会公私不分。

再之后就理所应当地换了编辑,泽芜。江澄改掉了拖稿的坏习惯,所以从未一睹过泽芜真容。

·

江澄点开了泽芜的微博,带着一点微妙的情绪。泽芜算是国内耳熟能详的编辑之一,当时提出换编辑他就该有疑议,却认为是自己的时机已到,真是冒傻气。

他一条一条地看。评论渐渐少下去,赞数也少下去,这原来大概是蓝曦臣的个人博,后面就渐渐是些日常。

他看到一张图。

中央广场巨大的圣诞树旁,有个人站在旁边,做了虚化处理,所以很容易就能看出重点就是那个人。

而这个人江澄再熟悉不过了,正是他自己。

魏无羡看他看什么看得入神,把头伸过来凑一凑热闹。

“不许看。”江澄调了个方向,把手机背面正对魏无羡。

“小气,你是不是在看小黄漫?”

“别把我想得和你一样龌龊。”

江澄偷偷保存了那张图。当时他还是个大学生,刚上大一,思维方式和高中生差不多。蓝曦臣却已经踏上社会摸爬滚打,至少比他成熟得多。

江澄心里说,行啊蓝曦臣,原来你那时候就觊觎老子了。

江澄又说,幸好你觊觎的是老子。

——

今天很颓。

我想勾搭小可爱。

评论(43)
热度(381)
  1. 淡🍁语-苗逢水 转载了此文字
©逢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