逢水

上学去了

【魔道祖师】你睡过男人吗(19)

“喂?”

耳畔是蓝曦臣温润如玉的嗓音,江澄出神,勉强定了定心神,“嗯。”

“我现在已经出门了。”

不住对门么……花架子就是摆得多。江澄吐槽,却一边还在回头问魏无羡,“你说我穿什么衣服好?”

“你穿成什么样他都喜欢。”

“别放屁。”

“我说的是真的,情人眼里出眼屎。”魏无羡看江澄剑眉一竖,又摆手笑道,“西施西施。”

“谁跟他是情人。”江澄撇嘴。

“不是情人别这么上心啊——”

江澄最终随便套了件衬衫就往外跑,“形象好吗。”

魏无羡捧着手机笑得花枝乱颤,“好的,形象。”

·

蓝曦臣看见江澄一边开门一边还朝里面骂魏无羡,抬手放到唇边咳嗽了两声。果不其然看见江澄赧然,蓝曦臣接着道,“想去哪吃饭?”

“你还没定好?”江澄说出口之后,又觉得自己声音大了点,“……你早说啊,那我就不出来了。”

“你昨天答应我了。”蓝曦臣的语气像小孩,却有不容违背的执拗。

江澄头上三根黑线,“啊……”他大意失荆州还不行吗。

蓝曦臣想过自助餐厅,可觉得到时候表白的话,江澄未免觉得太拘谨。别的地方又不需要提前预定,他只是想和江澄这样走走。

像恋人一样。

他攥紧放在口袋中的手问道,“阿澄想去哪里?”

“你约我出来的,你自己定。”江澄选恐,当年家里装修,同一款式的沙发,魏无羡问他黑色灰色还是白色,江澄愣是在家具城蹲了一小时,极其痛苦地说了一句“我不知道”,被魏无羡笑到现在。

蓝曦臣从小被按照三好学生培养,长大后却是想体验一下人间烟火,“下馆子行吗?”

江澄转头,“你认真的?”

“不行?”

“当然,可以。”江澄和魏无羡大学时候三更半夜月黑风高翻山越岭只为寻找全城美味,一般都是抓不到的。所以论小吃,撩妹双杰称第二,没人敢称第一。

江澄笑,“你知道哪家最好吃吗?”

蓝曦臣没注意他的话。江澄这么多天来头一回对他笑,他还真是有一种受宠若惊的感觉。

“想什么呢?”

“不知道。”蓝曦臣笑说,“你带我去?”

江澄其实正这么想,“你求我我就带你去。”

“那……我求你了?”蓝曦臣一双好看的眼睛里全是星光,细碎绵长,像从眼里铺出一条河,淙淙流过江澄的心田。

蓝曦臣的眉毛很浓,却不如江澄的眉毛英气,看上去偏柔和了些,戾气也没有江澄那么重。他比江澄高一点,此刻突然放软了态度,江澄只觉得有些晕,“行吧。”

七拐八拐,蓝曦臣跟在江澄后面,像是在寻找宝藏。他轻轻开口,“晚吟……”

“到了。”江澄截住了他的话头。

好吧。蓝曦臣道,“在这?”

面前的店小小的,站在外面能一窥全部。暖黄色的光充盈着整个店面,没有招牌,更像是住宅。

“嫌弃啊?”

“没有。”

·

魏无羡想了想,还是跑到对门去敲门。

蓝忘机开门,站在门后,看见来人是魏无羡,脸上的表情也柔和了点。

“蓝湛我来啦!”魏无羡扑上去,抱了蓝忘机一个满怀。蓝忘机的手搭住魏无羡的背,“无聊?”

“我一个人在家都无聊死了。”魏无羡委屈,“澄澄出去钓凯子啦。”

蓝忘机自然知道这凯子是谁,应道,“嗯。”

蓝忘机不喜如魏无羡一般将心中情绪诉说出来,要么藏心底要么藏眼底。眼下他看见魏无羡来,的确是欢喜的,却仍然平静地端起面前茶杯喝了一口,问魏无羡,“看电视?”

良人在眼前,魏无羡还有什么心思看电视,脱口而出道,“看你行不行?”

蓝忘机盖上杯盖,与杯沿相触发出清亮的一声,“瞎说什么。”

“你长这么好看还不准我看啊。”魏无羡耍起无赖,“而且只给我看。”

蓝忘机无奈道,“好。”心里却是乐的。

魏无羡把头窝在他颈子上,整个人没形象地缩作一团。他身量和蓝忘机相差无几,堪堪缩成个勉强能入蓝忘机怀中的姿势,眨巴眨巴眼,那意思是“我都这样了你还不抱我吗”。

蓝忘机顺应他意,不是魏无羡栽在他手里,而是他栽在了魏无羡手里,且还栽了个彻彻底底,是再也移不开眼的彻底。

·

蓝曦臣不懂为什么大热天的江澄要点两碗热气腾腾的面。

江澄拿过桌子旁放的辣椒罐,不要钱一样往面上撒。

……也的确不要钱。

蓝曦臣开口道,“……够了吧?”他虽然知道江澄喜欢吃辣的,可这量让他这不吃辣椒的人,叹为观止。

江澄停了手,险些沉迷辣椒无法自拔。他吃了一口面,把自己的脸隐没在那股子热气后面。

“蓝曦臣。”江澄说。

“嗯。”蓝曦臣也跟着吃了一口面。因为热气缭绕,他只看得见江澄因为辣椒而分外红的嘴唇。此刻,那薄唇正一开一合吐出字句,“你喜欢……什么样的人?”

老狐狸蓝曦臣一眼就看穿了他的意图,笑道,“你这样的。”

“……啊?”

“江澄这样的,有问题吗?”

江是那个江,澄是那个澄。

他没听错。

“……有问题。”

“有什么问题?”

“你喜欢我什么?”江澄有点别扭地问出这句话。

“喜欢啊……喜欢你工作时的一丝不苟认认真真,喜欢你说话时的严谨端正,喜欢你……”

“停!”江澄受不了,“我有那么多优点?你别乱说。”

“我觉得有啊。”蓝曦臣的眼神分外认真,是江澄根本不能疑有其他的认真。

江澄说,“好,你给老子听好。”

蓝曦臣被他的正经戳到了笑点。

江澄把筷子一搁,“蓝曦臣,我们见过是吧?”

终于想起来了……?“是啊。”

“行,我现在问你。”江澄气势汹汹,“你为什么要偷拍我?”

蓝曦臣承认,这点他的确是越界了,“……”

“我不管你出于什么理由,”江澄皱着眉,“要是让我发现你拍别人的照片,你就死定了。”

他干什么要拍别人的照片?蓝曦臣只觉得这样的江澄可爱得不得了,站起来俯身,亲亲他红红的嘴唇。

“……你干嘛?!”

……有点辣。蓝曦臣笑,“亲你啊。”

没见过耍流氓耍得这么理直气壮的。

·

魏无羡索抱还不够,还要索吻。撅着嘴在蓝忘机脸上亲了一下,撩撩撩是男儿本色。

蓝忘机的脸一下子黑了。

魏无羡也觉得周身涌动着不一般的气息,觉得自己刚刚好像做了什么不得了的事,开口道,“……蓝湛?”

蓝忘机欺身压上来,魏无羡望天,“那个,我想上厕所。”

……

魏无羡一路狂奔到了厕所,心叹果然不能太过火,要不然烧到自己,连根头发丝都找不到。

出了厕所,魏无羡注意到旁边的房间虚掩着门。

好奇心害死魏无羡。

偌大的房间里只有一架古琴。魏无羡不知道蓝忘机也会弹琴,立马忘了刚才那码事,喊,“蓝湛蓝湛——”

蓝忘机听这声音不像厕所发出来的,走去一看,发现魏无羡正站在自己那架琴旁。

“你也会……弹琴?”魏无羡问。

“……嗯。”

“哎我就说你和我男神像吧嘿嘿嘿。”魏无羡掏手机拍了一张照片,“发给男神看看。”

魏无羡之前私信含光勾搭上了他梦寐以求的男神,也小心着尽量让男神感受到他的热情,同时不让他觉得烦。

蓝忘机心道不好,消息提示音却已在下一刻响起。

蓝忘机拿出手机。消息来源正是魏无羡发的图片。魏无羡凑近了看,聪明如他,看了看图片,再看了看顶上联系人,大脑立马当机。

评论(36)
热度(418)
  1. 淡🍁语-苗逢水 转载了此文字
©逢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