逢水

上学去了

【魔道祖师】你睡过男人吗(20)

魏无羡就那样站着。

“……”蓝忘机不知道说什么。

良久,魏无羡终于开口,“蓝湛你你你你你你你是含光?”

那他之前在蓝忘机面前表白含光……啊想想都觉得……羞耻到炸啊……

魏无羡的脸色忽红忽白忽青忽黑,蓝忘机站在他对面,不知道要说什么才好。虽然一开始彼此都不认识,后来认识了也不告诉他,将这全都归咎于自己也是可以的。魏无羡低着头,“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了?”

语气有些怪异,蓝忘机不禁更紧张,出声道,“不……”蓝忘机不怎么会安慰人,此刻便更有些不知道怎么办,虽然只有魏无羡能让他这样地没有办法。

他慢慢走近魏无羡,身前人却把他一把抱住。魏无羡的头发很软,在他颈窝里蹭蹭,“蓝二哥哥你骗我,该罚。”

蓝忘机低头,魏无羡大半个身子都在他怀里,他能看见他发顶的小漩涡。“怎么罚?”三个字出口,蓝忘机带着些自己都未觉察的宠溺情绪。

魏无羡先是亲了蓝忘机的额头一下,又吻到他的眼睛,从眼角到眼尾。接下来是高挺的鼻梁,与鼻梁旁边的脸颊。“啵”一声,吻又辗转到蓝忘机抿着的嘴唇,接着是下巴。魏无羡嘴唇软软,蛇一般游移,吻过这些地方,还留了些意犹未尽。全部完成后,魏无羡带着笑看他,“接下来请蓝湛先生重复一遍。”

蓝忘机耳根染上一抹红,这样大胆的示爱他从未尝试过。本来嘛,恋爱都是头一回。他横了心,一手托住魏无羡的头,嘴唇便接着靠了上来。蓝忘机的嘴唇不同于魏无羡的嘴唇,没有他那么热,薄唇冰冰凉凉,擦过魏无羡脸上每一寸,他都觉得似火烧。魏无羡额头光洁,他喜欢;魏无羡眉眼弯弯,他喜欢;魏无羡鼻梁高直,他喜欢;魏无羡齿如含贝,他喜欢。蓝忘机拥有这些他喜欢的地方,他吻过这些他喜欢的地方。

魏无羡待在他怀里,一开始还想同他打趣说“你怎么这么正经”,感觉到他不一般的态度,心中像是被毛茸茸的尾巴扫过。

他说,“蓝湛。”

“嗯。”

“你特别好。”

“嗯。”

“我喜欢你。”

“……”

“给点反应啊?”

蓝忘机看了他半晌,最终手抚上他脸颊,轻轻道,“我也是。”

·

江澄和蓝曦臣出了那家小食店。天已经半黑,江澄抹了把头上的汗,“回家?”

此刻的温度已经降下来,不似下午那般灼人,蓝曦臣便说想和他一起在外面走走。

“什么呀,跟人家小姑娘谈恋爱一样,还轧马路。”江澄偏头咕哝。

“阿澄说什么?”蓝曦臣笑得人畜无害。

“我说你跟小姑娘似的。”

“我还以为你喜欢小姑娘呢。”

“谁喜欢小姑娘啊?!”江澄像是被火烧到了尾巴。

“不是吗?我还以为你喜欢泽芜。”

江澄只能说,爱过。“不喜欢不喜欢。”

“那晚吟喜欢我吗?”

突如其来的问话,江澄连称呼变了都未发觉。他推蓝曦臣往前走,“烦死了你,净问这些问题。”

蓝曦臣便没再追问下去。

江澄忍受不了萦绕在两个人之间相对无言的尴尬,出声道,“……喜欢吧。”

“你说什么?”

“我说今天天气真好。”

“你什么时候才能改掉口是心非的坏毛病?”蓝曦臣略略无奈。

“我哪口是心非了!”

明明就是喜欢。蓝曦臣看着江澄闪着光的眼睛,伸出手揉了一下他的发顶。

“蓝曦臣你别把我当狗!”

他在那个圣诞夜,就想摸摸这个男孩子的头发了。

一阵晚风吹来。蓝曦臣靠近江澄,然后,轻轻触了一下他的嘴唇。他伸手扶住他的肩膀,伸出舌头,撬开他的牙关,逗引着江澄的舌头。舌头交缠在一起,江澄只觉得舌尖上传来阵阵酥麻感。蓝曦臣可谓无师自通,江澄在情事上远不及蓝曦臣,此刻也只能任由他掠夺。他轻咬一口江澄的下唇,又把他的下唇含在口中,轻轻撮吸,直吸得江澄满面通红,“蓝……”

两人分开,江澄气喘吁吁。“你……怎么跟没事人一样?”

蓝曦臣没答话,说,“回家吧。”

占了便宜就想回家?江澄不服,“不行。”

然后扑上去对蓝曦臣的嘴唇一通乱啃。

不管过程怎样,结局总是好的,江澄啃够了之后,盯着他嘴唇满意道,“回家。”

“好,回家。”

蓝曦臣牵起了江澄的手,不顾他恶狠狠地瞪着,还作势晃了两下。

“蓝曦臣你是不是小学生?”

“不是。”

“那你这么幼稚。”

·

魏无羡和蓝忘机你侬我侬,突然说道,“蓝湛蓝湛你牵牵我的手。”

蓝忘机不解,还是照做,接着就看见魏无羡掏出手机,“咔嚓”一声拍了照片,紧接着就发了微博。

【随便起个名_叫羡羡:秀一下。[图片]】

然后评论与赞数飞速往上涨。

【羡羡的睫毛:wok羡羡有女朋友了!!!】

【睡不到含光君的人生还有什么意义:我觉得这手像男生的手啊。】

【睡不到羡羡的人生还有什么意义:排热评那位和我同格式的朋友,顺便扩列吗。】

【睡不到晚吟的人生还有什么意义:排排排,扩列带我一个。】

【我是含光君的琴:热评一群神ID,顺便我怎么看怎么觉得这手像含光君的。】

【羡羡的笑容由我来守护:啊啊羡羡嫁人了好伤心啊!!】

【都让开我才是含光君女友:……觉得要改ID了。】

【晚吟:mdzz。】

最后一条当然没逃过魏无羡的眼睛。

【随便起个名_叫羡羡回复@晚吟: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现在在外面干什么呢。】

【晚吟回复@随便起个名_叫羡羡:老子乐意,和你的含光君秀恩爱去吧。】

【沉迷晚吟无法自拔:????????这信息量有点大啊】

【我是羡羡的小迷妹我骄傲:真是含光君??站对cp的赞我啊啊啊】

【晚来风急_:等等,吟大也有cp了?】

【明月清风:两个男神相继有主,心裂。】

评论大抵就是这样,有祝福,有心痛,有激动,有悲伤。魏无羡笑得靠在蓝忘机身上,“你瞧瞧江澄哈哈哈我的妈……”

江澄走在路上还要刷微博的行为让蓝曦臣很不满,“你不能好好看路吗?”

“有你我怕什么。”江澄语气像是并不在意。

总算说了回好听的。

“魏无羡这混蛋气死我了……”

蓝曦臣看看让江澄生气的原因,笑道,“你秀回去不就好了?”

江澄沉默了一会,“……秀什么?”

蓝曦臣示意两人牵着的手。

“不行,魏无羡玩过了,没创意。”

“那这个呢?”蓝曦臣从口袋里掏出一个盒子。

江澄有不祥预感。

蓝曦臣打开,里面放着两枚戒指。

江澄丧失语言能力。看看戒指再看看蓝曦臣,看看蓝曦臣再看看戒指,嘴巴张了又闭,就是说不出一个字来。

“前几天买的……”

“……你怎么知道我手指尺寸?”

“目测的。”

江澄不再言语。

“戴不戴?”

“不戴,戴了你不就把我套住了?”

“不愿意我只能找别……”

“你敢?”

“不敢不敢。”

江澄看着街边,有些店铺在橱窗里摆了爱心,宣告着七夕节即将来临。江澄装作很认真地思考了一下,道,“要戴也不是不可以……”只是进展太快,让他有些无所适从。

“知道了。”蓝曦臣的表情没什么变化,依然是温温和和,“那就等等。”

他突然的通情达理让江澄不好意思起来,只好抬头看天。天已经完全暗下来,很遗憾的是没有星星,只有一轮明月。

“月亮好亮。”

“是啊。”

江澄用余光看了看身边与他一同抬头的人,突然觉得生活的惊喜,是无限的。

“……蓝涣,谢谢你。”

蓝曦臣将江澄纳入自己怀中,“要说什么谢呢。”

·

他们都在彼此身边,这就很好了。

评论(40)
热度(508)
  1. 淡🍁语-苗逢水 转载了此文字
©逢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