逢水

上学去了

【魔道祖师】你睡过男人吗(21)

·

目标是全员热恋。

·

魏无羡似乎受到了节日氛围的影响,问蓝忘机,“蓝湛湛我们今天去哪玩啊?”

蓝忘机不想和魏无羡一起出去人挤人,“在家。”

今天一大早,魏无羡就消息轰炸蓝忘机。可惜魏无羡起得再早也不如蓝忘机早,蓝忘机去开门,魏无羡站在门外,笑得灿若星辰。

魏无羡进来。

“蓝大你还不去陪你们家澄澄呢。”魏无羡笑,“他今天早上一个人抱着被子跟我赌你什么时候去找他。”

蓝曦臣正在吃煎蛋,一个不留神被噎到。喝了几口水,“他真这么说的?”

“恋爱中的女人嘛,智商为零。”计划通魏无羡把手机抛来抛去,“我多好,给你们留空间,享受你们的二人世界去吧。”

说是二人世界,其实是想和忘机待在一起吧。蓝曦臣将一切尽收眼底,仍不动声色。

这窜门窜得跟玩儿似的,魏无羡也不甚在意,趴在沙发扶手上看蓝忘机,直盯得看书的蓝忘机无奈转过头来,魏无羡便把上身挺起来在他嘴唇上啄一下。

魏无羡扭啊扭地从沙发上坐起来,又扭啊扭地扭到蓝忘机旁边。他看着蓝忘机的眼睛,突然就觉得前所未有的幸福。

他说,“蓝湛,你闭眼。”

蓝忘机对于魏无羡的话一般都照做。

魏无羡把下巴搁在蓝忘机锁骨上,就听见他的爱人一句一句地说话。

“蓝湛,我跟你说。

“我看见你第一眼就喜欢。

“我有点颜控,不不不你别生气,要长成你这么好看多不容易啊对不对。

“然后我就觉得你这人真是闷得好玩啊。

“再然后我就想,可劲撩你呗,我也不知道你有没有被我撩到。

“现在看来好像撩到了?

“蓝湛,我跟你直说吧,我这个人,什么话都不喜欢藏在心里。

“喜欢你……也一样。”

蓝忘机仍然闭着眼,睫毛微微抖动着。魏无羡伸手摸了一下,就看见蓝忘机睁开眼睛。

他的第一句话是,“下次不准。”

“什么不准?”

“颜控。”

“我以为你多感动呢,原来你的关注点是这个?”魏无羡笑倒在蓝忘机身上,又爬起来,把他的手和自己的手叠在一起,左看看右看看,满意得不得了。

蓝忘机反手把魏无羡的手握在自己手里。

“你咋这么好玩啊?”魏无羡把鼻尖往他鼻尖上蹭蹭。

魏无羡特别喜欢做些表达亲昵的小动作,这也是蓝忘机受不了,但又乐意他这么做的事。

空调的温度打得有点低,蓝忘机的手碰到魏无羡放在他身侧的脚,冷得跟冰块一样。

“怎么不说?”

“说了就不好玩了。”魏无羡没指望蓝忘机能有什么反应,没想到后者极其娴熟地将他的一双脚揽到自己怀里,眼睛里满是责备。

魏无羡觉得自己跟个上课开小差被发现的学生一样。吐了吐舌头,“蓝忘机先生,你肉麻得我快要死掉了。”

他刚刚还兴致勃勃地要问去哪里玩,转眼间对在家中的相处模式已经乐在其中。魏无羡哪里都生得漂亮,脚也不例外。窗帘是半透明的,阳光就这么洒进来,洒在魏无羡身上,笼上一层金光。

蓝忘机在魏无羡眼里看见自己,面无表情。

“蓝二哥哥笑一个——”魏无羡伸手去扯他嘴,却忘了自己的脚还在他怀里,差点不稳跌倒。蓝忘机单手扶住,魏无羡的刘海有点遮眼,他把它们拨开,露出恋人一对好看的眉毛,“该剪。”

“刘海长点比较符合我忧郁又霸气酷炫拽的身份嘛。”魏无羡开玩笑。

“哪里学来的。”

“我天赋异禀啊,这还要学?”

·

蓝曦臣跨进客厅,他上次来过这儿,对江澄的卧室在哪还是略知一二的。江·真·宅男·澄缩在大床一角码字,脸上的专注神情都让他不忍打断。

他在江澄床沿边坐下。不知道江澄是真太忘我以至于没看见他来了还是装作没看见,他咳嗽一声。

“看见了看见了,别烦。”江澄推了推已经滑落到鼻尖的眼镜。

蓝曦臣无奈,怎么别人家的恋人就乖顺得如家猫,他的就变成了野猫?

江澄最终还是停下了码字看向来人,“你……能不能别用那种眼神看我,我字码不好了。”

他用哪种眼神了?蓝曦臣这回是真无辜。

只能说cp滤镜厚如城墙,在江澄眼里,蓝曦臣这表情,完完全全扰乱他心神。

他用脚踢踢蓝曦臣大腿,“给我倒杯水来。”

“我来就是给你使唤的?”蓝曦臣起身笑道。

“要不然你来干嘛?”

“我来……”

“太污秽就不要说了。”

“……”蓝曦臣还真就不说话了,认命地去倒水。

江澄在房间里喊,“不是吧你蓝曦臣?”

蓝曦臣回来,把一杯水搁在床头柜上。

“看不出来啊。”江澄语气暧昧。

和蓝曦臣把关系挑明之后,江澄的玩笑话也多了起来。蓝曦臣绕了一圈到另一侧,问江澄道,“我能不能上来?”

江澄在中间放了一本自己的书,“三八线。”

“我还能吃了你吗?”

“不排除这个可能性。”

蓝曦臣躺在床上,双手交叠放在脑后,突然想到了什么似的,一侧身跟江澄说,“你还没表白。”

“你自己知道不就行了。”

“你这人。”蓝曦臣很认真,“这不一样。”

“怎么不一样?”江澄转头,阴阳怪气道,“全世界最风流倜傥英俊潇洒玉树临风正人君子光风霁月的泽芜君,我喜欢你,行了没?”

“语文不错。”蓝曦臣只评论了这么一句。

“去你的吧。”江澄笑骂。

外面阳光很好,蓝曦臣道,“出去吗?”

“你要热死我?”江澄没好气,还是把面前的笔电合上,“去哪?”

蓝曦臣报了名字,是附近的一个购物广场。江澄想了一会勉强应允,“你到时候中暑可别怪我没提醒你。”

蓝曦臣又不是一介弱女子,刚想说没事,还是看见江澄不知道从哪翻出来一小盒清凉油,打开弄点涂在他太阳穴上,表情极其认真。

江澄涂完,看见蓝曦臣在看他,恶声恶气道,“看什么,你马上晕在外面我可拖不动你,你就等着死在大马路上吧。”

“好好好。”蓝曦臣已经习惯他的不坦率。

江澄走到玄关,手在衣帽架旁犹犹豫豫,还是拿下来两个平沿帽,“我前几天买的,戴不戴?”

“情侣款?”蓝曦臣接过帽子端详。

“废话。”

江澄把刘海往旁边拨拨,戴上帽子,回头一看蓝曦臣,简直要笑喷。

“蓝曦臣你会不会戴帽子啊……”整个帽子实打实地盖在头上,一点空隙都不留,得亏头型好看,要不然还不指定怎么乡土。

蓝曦臣不怎么戴帽子,被江澄嘲笑也不恼,“不会。”

江澄语塞,转回去开门,“走了。”

一走出门,就深切地感受到了世界的友好。阳光看上去很充足,但是温度并不高,街上行人也很多,大多数都是一男一女,女孩子挽着身边男生的胳膊,脸上是未经岁月雕刻的痕迹,甜蜜又静好。

“年轻真好啊。”蓝曦臣道。

“你不年轻?”江澄揶揄。

·

魏无羡躺在沙发上,“蓝湛。”

“嗯。”

魏无羡扒着他的手掌心,指尖在他的手纹上画来画去,“你喜欢男孩还是女孩?”

“都可。”

“哎你这样做人还有什么意思!”魏无羡愤怒。

“……女孩。”

魏无羡一听,立马来劲,“我也喜欢女孩。让我想想啊……眉毛像你,眼睛像我,鼻子像你,嘴像我,脸型像你,性格像我……”

蓝忘机跟着魏无羡想,不禁一笑。

魏无羡继续说,“行啊,我得好好惯我姑娘,给她买好多小裙子,接她上下学,哪个男生看上她就找人家家长打架……”

蓝忘机一听,越说越离谱,打断道,“打人就免了。”

“哦……也是。”魏无羡想了想觉得的确是说过了,“那也是人之常情嘛……”

人之常情。蓝忘机扶额。

魏无羡拿出手机,拍了一张自己的照片,又拍了一张蓝忘机的。捣鼓捣鼓,把成品拿到蓝忘机跟前,“怎么样?”

蓝忘机还不知道魏无羡会这黑科技,把两个人的脸p在一起,像他刚刚形容的那样。

“我就说女儿好看……”魏无羡便顺手把刚刚那张自拍发上了微博,“要雨露均沾。”

“不准。”

“啊?”

“不准均沾。”

“蓝二少您这是吃哪门子的飞醋呐?”魏无羡调侃。

蓝忘机不语,眯着眼睛看那些迷妹的危险评论。什么“羡羡今天又帅了”“我要看和含光君一起的双人拍”“羡羡求正面上我”,看到“羡羡今天七夕我们去登记吧”的时候终于忍不住,问魏无羡,“你任她们这么胡闹?”

“怎么啦?”魏无羡装傻,“继续我们刚才那个问题啊。”

“不行。”看着仍和粉丝打打闹闹的魏无羡,蓝忘机忍不住出手评论了三个字,“不正经。”

魏无羡看他闷声不吭却发了这么一条评论,笑得前仰后合,“你这么闷骚呢啊蓝湛。”

蓝忘机不语。

“说真的。”魏无羡偏头,微微认真地看向蓝忘机,“蓝湛,你后悔过吗?”

后悔和他在一起,于是上述假设只能存在于想象中。

“乱想什么。”蓝忘机虽像强制性把魏无羡拉进自己怀里,但魏无羡并不觉得他用了很大的力。

声音响在头顶,魏无羡耳朵靠在他胸腔上,听出来的声音还伴随着蓝忘机的心跳声。

他听见蓝忘机说,“从未有过。”

·

江澄一度认为自己是小作家,出门也就没有全副武装,口罩帽子墨镜,像这个那个大明星的派头。不过被人认出来还是有点意外的——他从来没有在任何书里放过自己的照片,为什么会有人认出他?

要么是签名会?

他忽然想到上次和魏无羡一起拍的短视频。面前的小姑娘兴高采烈从包里翻出来一张纸一支笔求签名,江澄觉得很神奇,现在的姑娘包里都装些什么?

“晚吟大大我超喜欢你的书!”此种赞美江澄听过太多,已经免疫,还是回以一个礼貌性地微笑。

“哦对了,吟大今天没和羡羡一起出来吗?”妹子一脸疑惑,还看了看江澄旁边温文尔雅的男子。江澄黑线,果然是因为魏无羡……

“嗯,没有。”江澄和蓝曦臣走远,还能看见小姑娘捧着那张纸冒粉红泡泡。

“怎么你对她们,笑得就这么自然了?”蓝曦臣伸出手,“也给我签个名吧,手上就行。”

“呸。”江澄白眼,“要我咬你?”

“我不介意。”

“我介意行吗。”

“区别对待啊。”

“你是长得可爱吗?”

“你只看外表的?”蓝曦臣惋惜。

“我说了吗?”

“和平,和平行吗。”

江澄抱臂,“追我你就做好这点觉悟。”

蓝曦臣极自然地环上江澄的肩,“这不是追到了?”

江澄低头,脸上出现可疑的红晕,“蓝曦臣我跟你提个建议。”

“嗯?”

“你以后讲这话能不能别这么自然?我感觉你就像在说太阳从东边升起来了一样。”

“这两件事不都是客观事实吗?”

江澄无语凝噎,败北。

“……热死了你别搂着我。”

“不是有空调吗?”

“……”他想回去了。

·

金光瑶开车送聂明玦到机场,“今天必须走?”

今天是七夕啊。

“嗯。”聂明玦拎着公文包,没说一句多余的话。

身边都是离别,金光瑶也看到了,可是貌似没有离别像他们俩这样干净利落。虽然知道再如何挽留也无济于事。

聂明玦把眼底涌动的爱意藏得很好。他拉过金光瑶,在他额头上亲了一下,“不能和我走吗?”

两张机票。

金光瑶看清聂明玦手里的机票数目道,“怎么不早说?”

广播里响起通知声,聂明玦牵着他,在前头说,“让你没有拒绝的余地。”

金光瑶带着笑叹了口气,“车怎么办?”

“无所谓。”

·

晓星尘和宋岚双双下了班。

“今天是七夕。”晓星尘出声道。

宋岚“嗯”了一声,“新换的隐形眼镜还习惯吗?”

晓星尘小时候眼睛受过伤,因此很容易近视,现在就是高度近视,之前一直用的是框架眼镜,近一个星期才说出任务不方便,直到昨天才换成了隐形眼镜。

“很习惯啊。”晓星尘说。

宋岚笑说,“习惯就好。七夕节想要什么礼物?”

“要子琛就够了。”

“……就你才会说这种话。”

“是真的。”

·

江厌离托着下巴,“好像国外没人过七夕节。”

“本来嘛,国内节日。”金子轩洗完澡出来,身上就围了一条浴巾。

“一点节日氛围都没有。”

“你今天不也没出去嘛。”

“不知道凌凌在国内怎么样……”

“孩子大了,你就不要操心了。”金子轩笑。

“说的也是……”江厌离打了个哈欠。

“困了?”

“有点。”

“睡吧。”金子轩把江厌离额前一绺碎发别到脑后。

·

“阿凌节日快乐啊!”蓝思追道。

“人都在你面前了还说什么节日快乐。”

“不是问候语嘛……”蓝思追与金凌并排在街上走。

“好多秀恩爱的。”金凌一脸“世风日下道德沦丧”。

“其实七夕是女儿节……”

“我不是让你给我科普的!我知道你是好学生!”都暗示得这么明显了,这个蓝思追是傻吗?

“啊?那阿凌是想听什么?”

“我什么也不想听……”

“我知道。”蓝思追冲金凌一笑,“阿凌想听告白吗?”

“也不是……”

·

夜幕渐临,行人不少反多,处处可见相拥的情侣。

天上突然炸开一个心形烟花。

无论身边是何种境况,他们所有人在同一时刻,都牵住了爱人的手。

·

《你睡》到这里就结!束!啦!

接下来我应该会码几个番外的嗯……

感谢各位小可爱的观看。一个月以来认识了很多人,也很开心。我一开始还很忐忑,直到现在有这么多人喜欢,真的很开心。选择在七夕节完结也是前几天决定的,希望你们在看到这篇最终章时,身边都有你们各自亲爱的陪伴呀。

评论(47)
热度(612)
©逢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