逢水

上学去了

【魔道祖师】你睡过男人吗(番外二)

*ooc

*有追凌

魏无羡自从和蓝忘机搞在一起后,就经常留宿蓝家。江澄懒得管他。不过魏无羡好歹还念同门情谊,经常捂着腰回来,虐狗。

脱团狗和单身狗,江澄显然是前者。不过他可拉不下那个面子和蓝曦臣腻腻歪歪。魏无羡趴在沙发上控诉蓝忘机的纵欲行为,这时候江澄所要做的就是从茶几上随便摸个什么来塞他的嘴。

例如今天。魏无羡难得没有去对门,一大早起来窝在床上给江澄发消息。

·

世界第一帅:澄澄我好困

晚吟:困你不去死

晚吟:呸

世界第一帅:?????

晚吟:不去睡

晚吟:手癌

世界第一帅:你是不是巴望着我去死

世界第一帅:你说啊你说啊

世界第一帅:没想到啊

晚吟:是的

世界第一帅:…

世界第一帅:好

晚吟:知道你怂⚠

[发送失败,请先添加对方为好友]

晚吟:魏无羡你有种⚠

[发送失败,请先添加对方为好友]

晚吟:…⚠

[发送失败,请先添加对方为好友]

·

江澄冲到魏无羡房间里。

“你搞什么幺蛾子?”

魏无羡火速用空调被盖住脑袋。

“别装。”江澄剑指魏无羡。

“我上有……上有二哥哥下有凌凌,”魏无羡眨眼,“放过我,好吗?”

“放你个头。”江澄拉过旁边一张凳子坐下来,看着魏无羡周身环绕的含光君玩偶,啧啧啧地表示不屑。

这是上次魏无羡给店家授权制作的,含光君在音乐区的影响力非同凡响,不少妹子买了之后po了图@含光君,魏无羡把手机拿给他看。

“你……一边看一边笑?”江澄之后得知这个消息,难以置信。

“怎么了?”魏无羡不解。

“你……不吃醋?”

“我有病吗?”

“有。”

为此,蓝忘机还找魏无羡喝了杯茶,过程虽艰辛非常,好在结果是好的。魏无羡被逼无奈只好再授权一个羡羡玩偶,看着蓝忘机面无表情地抱着穿红边黑衣的羡羡,场面冲击力max。

妹子们返了图,本来蓝忘机还有点不乐意,但看到含光被凹成各种各样的造型压在羡羡身上,不由想要付诸行动。

·

晚吟:你和蓝家那小子怎么回事?

·

彼时金凌正躺在蓝思追腿上玩游戏,弹出来的这条消息差点没让他摔了手机。说到底他对他这舅舅还是很惧怕的,江澄深知他弱点。

·

金凌凌凌凌:没什么事

晚吟:我会信吗

金凌凌凌凌:能有什么事

金凌凌凌凌: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

晚吟:你小子长能耐了

·

魏无羡坐在江澄旁边,欣赏着江澄一步一步变黑的脸色,又看了看手机屏幕,笑道,“他也没说错啊。”

“你也给我闭嘴。”江澄气道。

“现在是什么年代,早恋,多正常。”魏无羡当然不听江澄的。

“什么年代?”江澄转过头面对魏无羡。

“哎,你情我愿男欢女爱……”魏无羡道。

“别恶心我。”

“这怎么恶心了。”魏无羡想了想,“不对啊,你是不是觉得男欢男爱比较正常……”

“那是你魏无羡。”江澄气结。

“我懂我懂。”

“你懂个屁。”

·

世界第一帅:恋爱自由

世界第一帅:你江舅舅自身难保

世界第一帅:别听他的

·

金凌握着手机拿给蓝思追看。

“魏先生说得很好啊。”蓝思追眨眨眼。

玩家金凌遭受蓝思追wink攻击。

残血还要硬撑着的金凌道,“算他说的对吧……”

金凌从小和魏无羡看不惯。原因是魏无羡总喜欢逗他,摸摸这摸摸那,等江澄过来阻止时,金凌已经哭了。

·

晚吟:不回我?

晚吟:你是不是在家

金凌凌凌凌:没有

金凌凌凌凌:在外面

晚吟:别蒙我

晚吟:今天气温这么高你想去哪

金凌凌凌凌:……

·

惜败。

金凌住的地方与江澄小区相隔不远,走路也一会就能到。听见门外敲门声,金凌从猫眼里看见了他舅舅。

嗯……

还有……蓝家大哥?

什么情况?两家一起来棒打鸳鸯?

真刺激。

金凌开了门,一脸苦大仇深地望着他舅。

江澄伸手揉他头,“小日子过得不错?”

“你不是来终结我的幸福生活的吗。”

江澄不答,在他房子里到处看了一圈,“布置得还凑合。”

要从他舅舅嘴里说一个“好”字真是难上加难,“凑合”已经够金凌高兴一阵子了。

蓝曦臣负着手站在玄关,向蓝思追笑笑,再一点头。

金凌突然小声对江澄说道,“舅舅,我……”

江澄做了个手势示意金凌不再说下去,“你嘴一张我就知道你要说什么。”

金凌便不再言语。

江澄接着又说,“其实我今天来是想告诉你,你……随便你了。”

他的舅舅背过身去。

他听见金凌在他身后开口,“舅舅……”

“那点废话就不用说了,我今天来就是为了告诉你这个,也不想多留。”江澄转过身来,又恢复了那恶狠狠的样子,“说完我就走。”

然后竟真的带着蓝曦臣走了,也没等金凌挽留。

蓝思追站在门口,按照从小被教的那样目送他们下楼,再问金凌,“江先生……怎么了?”

“谁知道,他一直都那样。”金凌语气状似不屑,又重开手机,“刚刚忘了退了……”

“退了就再来好了。”蓝思追笑眯眯道。

金凌带气坐在蓝思追旁边,“你这什么古怪言论。”

“但是阿凌是不能再来的嘛,阿凌是独一无二的。”

金凌在心里暗骂了一声“靠”。

·

江澄和蓝曦臣并排走在人行道上。

蓝曦臣道,“他们也要有自己的生活了。”

江澄“哼”了一声没应。

“有能力想做自己的事就做自己的事不是挺好的?”蓝曦臣转头看着江澄。

“好什么,我……”

江澄别开目光,话语却被生生打断。蓝曦臣温柔攥住江澄的手,“我现在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事吗?”

“做什么破事!不准!”江澄挣扎,“蓝曦臣你人面兽心!”

只是嘴唇与嘴唇之间的简单接触,也让江澄脸烧得说不出话来。

蓝曦臣的指腹轻轻在江澄的手心打着转。

“那个……你要不然……”

“我今天正好带了戒指。”

“我不是说这个!!还有你们家里没教过不要把贵重物品随身携带吗?”

“可我现在不是带着晚吟吗?”蓝曦臣浅浅道。

“……”妈的,栽了。

评论(26)
热度(562)
©逢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