逢水

上学去了

【魔道祖师】通明(1)

/一个正剧夹杂很多欢脱的不伦不类的警匪文

/和 @日长勿纵 的联文 

/虽说是警匪其实很多东西都没想好 

/欢迎批评建议  太难听就算了

/依然是忘羡和曦澄  看清楚

·

“来来来澄啊下班吃火锅去?”

江澄坐在电脑前滚动鼠标,抬手揉了揉太阳穴。脑子疼。“不去。”

“年轻人天天板着个脸……”魏无羡跑到江澄办公桌前,敲了敲他笔记本屏幕,“好不容易破了个案子,不庆祝庆祝?”

“有事。”

“哟?分享分享?”

“少贫。就你吵吵。”江澄一直低着头,这会抬了眼,正好看到蓝忘机端着个杯子出来一言不发,只是抿紧了嘴绷着个脸,像没什么事能让他高兴一般。

摊上这么个上司。江澄继续低头,魏无羡不依不饶,“去嘛去嘛……”

“上班时间。”蓝忘机正准备去饮水机处,又冷冷开口。

“还有三分钟就下班啦……”

魏无羡总是有本事凭着天真让人哑口无言。蓝忘机没再说什么。

这次的案子不难,普通仇杀,草草作案总会留下蛛丝马迹。魏无羡是这回的主力,不过照上头的话说,“也没什么好骄傲的——”

古板的蓝家人,从叔父开始。

魏无羡又叹了口气,很快去一个个召集。真正的同事倒没多少,各行各业的朋友一抓一大把。魏无羡又一次诚恳邀约江澄,换来的是对方嫌弃的四个字,“乌烟瘴气”。

生为享乐的魏无羡自然不肯罢休,就差大闹办公室。蓝忘机嫌他烦,下令所有人必须去,不去就扣工资。

莫名其妙。江澄看着依然不动声色的蓝忘机,却在对方把目光投过来之前转移了自己的目光。

若只是吃火锅也就算了,魏无羡还说要去唱歌——

“唱唱唱,给你开个包间你自己唱。”江澄今天眉头越蹙越深,像隆起山川。

“不能开心点啊真是。”魏无羡准备万全,下了楼。

在路上一边走一边说,直到和一个人擦肩而过。

他停止嬉闹,神色变得有些不自然起来。江澄走在他身侧,注意到他的异样,道,“做什么?”

他们三个人走在大部队前面,蓝忘机也微侧头过来,“刚刚那个人?”

“很奇怪。”魏无羡却将自己脸上些许阴霾隐去,又笑道,“大概是我神经质吧。”

江澄喉结翻了几番,终是没发一言。他知魏无羡本性,知道他越这样越有事隐瞒,但越不会轻易诉予他人。刚刚那人走过,他走在最里侧也感觉到一些不寻常的东西。

比如那种厌世的情感。

身上凛冽的气味。

走过这条路便是喧闹的街区。人声鼎沸很快冲散刚才的不自然,魏无羡又恢复常态,在蓝忘机身侧笑着。江澄不去理会两人,只是一抬头,就看到了站在火锅店门口,拎着公文包穿着西装,和周围的喧嚣完全不同的蓝曦臣。

很奇怪,江澄与他不过是点头之交,只是瞥了他一眼,也觉得蓝曦臣这个人,像一潭深水。

魏无羡将手伸到江澄面前,“想什么呢?”

“没有。”又补充道,“蓝曦臣你叫的?”

“是啊。”

江澄没再接话,反正是个不算太熟的人,和自己无关。自己反正是去走个过场,待十分钟就打算走。

蓝曦臣看到魏无羡,笑盈盈道,“案子破了?”

“破了破了,蓝大哥你是没看到我的英明神武啊……”

即使是不答话,蓝曦臣也能保持得体的笑意,向别人展示最大的礼貌。“好了,快进去吧。”

或许作为律政界最杰出的青年律师,蓝曦臣的才能是不必说的,但更吸引人的,无疑是他的颜值。一行四人个个容貌俊秀,一进店便受到不少关注。江澄本就在忍受,这会忍无可忍想起身,看了看周围三个人依然不为所动,心想是不是自己太敏感。

这四个人不和警局里其他几个人坐一起,蓝曦臣笑笑,“再坐会吧。”

江澄吓了一跳,不知道这位蓝涣先生如何判断出自己内心。却又不想去问,于是露出略带疑惑的眼神。

蓝曦臣失笑道,“不必这样惊奇。从蛛丝马迹中判别东西虽说是警察最需要,有时候律师也需要这样的技能。你在搓自己的食指,这当然是不耐烦的表现,是每个人都或多或少会做出的小动作。你已经竭力忍耐了,可是你的跺脚次数还是较多了一点……”

江澄没有接话,虽然心里已经认同。

魏无羡笑着拍拍江澄,“学到了吧?”

江澄“呵”了一声。

“你做过心理医生吗?”

“没有。”蓝曦臣坦诚,“从前的志向。”

·

“好了好了吃菜吧。”

火锅热气腾腾,而这的确是打开话匣子的最好途径。蓝曦臣不知是否是吃不惯,或者工作让他严于律己,只动了几筷子。江澄也不太喜欢这类食物,只是魏无羡自顾自吃得起劲,看着都香。蓝忘机就更别说了。

于是三个人一起看着魏无羡吃,场面一时谜一般的诡异。

又是死寂。魏无羡就长了一张嘴,他只要一不开口,场面就是死寂。魏无羡还没意识到,只是自己消停了点,嘴里嚼吧嚼吧。江澄也没再提回去的事,这时蓝曦臣忽然开口,“和我讲讲那个案子吧。”

案子。

魏无羡皱了皱鼻子,放下筷子,“也没什么好说的……那个男的下手是真狠,受害者身上划的那叫一个惨……不过做警察做多了也免疫了,顶多有点恶心吧……”

心理素质真是好啊。

在坐其余三人纷纷感叹,魏无羡的确是心大适合做警察。

“其实凶手的手法可以说是天衣无缝了,我虽说做警察没几年,在警校读过很多案例的,他利用地理环境真是利用到极致了……郊区人少是不错啊……凑巧破案哈哈。”魏无羡摸了摸后脑勺。

蓝忘机转头望向窗外,看见一人一闪而过。那样凛冽的感觉,他大概今天刚刚领教过,不会认错。

蓝忘机的瞳孔猛地一缩。

评论(23)
热度(128)
©逢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