逢水

上学去了

【巍澜】校霸爱情故事

*校园paro
*试水,有ooc和私设

1

赵云澜又一次课间操溜号时,路过A班,不小心看到端坐在里面写作业的沈巍。

赵校霸文学素养颇高,知道他这一眼,该叫惊鸿一瞥。

沈巍感应到什么,抬头一看,就看到传闻中呼风唤雨的不良少年赵云澜,手里捏着根棒棒糖,一人站在大门口盯着他看。他冲赵云澜一笑,唇红齿白满目生辉。

赵云澜觉得自己十几年崎岖不平的人生道路,此刻有如过山车一般冲上一个新的高度。沈巍带一种书生气,完美地捏住了,赵云澜内心最柔软的部分。

“你叫什么?”

“沈巍。……赵云澜,对吧?”

龙城一中里,赵云澜绝对是上天入地,无所不能。能坐着绝不站着,能躺着绝不坐着。秉持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的原则,发生争端能武力解决绝不好好说话,能装炸弹绝不亲手拆教学楼。周一升旗,永远都得加一个特别环节——赵云澜念检讨。此人一副好皮囊,又常常带伤上学,偏偏还有一抹落魄公子哥气质,致使一中以祝红为首的一干妹子们,泪眼汪汪地建立了一个小狼狗后援会。

后来在赵云澜强烈要求下,改成了大狼狗。

沈巍赵云澜认识,不过也仅限于听说过这个名字。他并不在意身边的人或事,但基本上每一个龙城一中人,在都认识赵云澜的情况下,也都认识沈巍。

人人提起沈巍都赞不绝口,仿佛沈巍就是龙城一中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大宝贝。上课时背永远挺得笔直,写作业时字迹永远一丝不苟,和人交谈时语气永远耐心而亲切。带队出去比赛,就没有一次是空手而归的。

这每周一不仅能听到赵云澜念检讨,还能听到广播站里沈巍的低沉嗓音。两位当事人在人民群众中口口相传,此时此刻终于见面,彼此倒都有一种一见如故之感。

赵云澜一挑眉:“棒棒糖要不要?”

他不给沈巍拒绝的机会,往空中一抛,沈巍伸手接住,眼神清亮接着笑:“谢谢。”

“再见。”赵云澜背朝着沈巍抬手道别,大刀阔斧迈向自己教室。

教室里那些姑娘提起沈巍脸红心跳的样子他看过,觉得这沈巍不过是一个死读书的呆子,全无阳刚之气。

但他现在趴在桌上,满脑子都是沈巍的笑意,胸中心跳如雷,不知如何平息。

龙城知名不良少年赵云澜,结结实实地为情所困了,还是一见钟情,来势汹汹,俗不可耐。

爱情,真是一种比火拼群架还要刺激的东西。

2

“老大是不是谈恋爱了?”林静看着赵云澜的背影,若有所思道。

“你可闭嘴吧你。”祝红目露凶光地瞥了一眼林静的头发,“再多嘴多舌,老娘把你头毛薅光。”

“……悍妇!”

“……我,我看老大这是……暗恋吧?”郭长城道。

“赵云澜玩暗恋?”大庆笑疯。

赵云澜此时此刻背朝这群败家玩意,坐在教室最后排的一张课桌上。修长的手指夹了根修长的烟,显得十足十的斯文败类。薄荷烟的小清新实在和赵云澜给人的感觉不甚相匹配,他在淡淡的云雾中转过头来:“嚼我舌根子呢?”

“哪敢啊……”众人心虚地转移话题接着嘻嘻哈哈,“最近沈巍又被告白了听说没有……”

“什么沈巍?”赵云澜一个激灵。

“哦对,老大不认识沈巍……”

“谁说我不认识,说。”

“就那个沈巍嘛,又被女生告白了。”祝红不以为意,“那女生放学以后找他说有事……”

“沈巍和她说不想谈恋爱……”汪徵道。

不想谈恋爱……赵云澜猛吸一口烟。

他一见钟情的花朵昨天开放今天枯萎,简直没有最惨,只有更惨。

“同学,能不能喊一下你们班赵云澜?”就在这时,沈巍冲坐在门口一个女生道。

“赵……赵云澜……”该女生红着脸走到教室最后,“沈巍找你……”

她话还没说完,赵云澜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把烟往旁边一碾,就一撑桌子下来出了教室门。

沈巍穿着校服站得笔挺,像棵白玉兰树,朝赵云澜一笑:“又见面了。”

“可不是吗,缘分就是奇妙……”赵云澜觉得他再多的招数,千变万化也对付不了沈巍让人心头一颤的笑意。

戴着眼镜的少年一伸手,手心安安静静躺着一根棒棒糖:“给你。”

赵云澜一看,沈巍这是要和他撇清关系,一颗糖的恩惠都不愿意受,摆手道:“随手的事,不必记挂在心上……”

几颗头从教室后门伸出来。

林静:“有情况。”

大庆:“他俩什么时候勾搭上的?”

汪徵:“气氛有点不对……”

祝红:“哼。”

“那……中午一起吃饭?”沈巍提议。

赵云澜巴不得:“行,中午我去你们班……”

“我来找你。”

3

赵云澜打架方面是一等一的好手,撩人方面却只会三件套:吃饭逛街看电影。

赵云澜最后一节课铃声刚响就冲出教室,在人群中看见光彩夺目的沈巍。沈巍冲他招手,他们仿佛是再熟悉不过的老朋友。

两个人齐齐出现在食堂,终于引起一场大规模轰动,无外乎“巍巍好美”“澜澜好帅”之类颇无营养的尖叫赞美,个别胆大的已经开始拍照片做屏保,惹得两个人又是一阵牙酸,牙酸之余还有点同病相怜式的会心一笑。

赵云澜也不明白,他明明在外威风凛凛,怎么遇了这群亲同学,被捧出一种顶级流量的感觉……

赵云澜好歹还有点追人的自觉,往沈巍盘子里疯狂夹菜。

沈巍无奈:“赵同学,不用再夹了……”

赵云澜往常追过的妹子也不少,可就没一个对他说过“够了”。他不知道那些妹子都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光顾着看人,哪知道碟子里堆积成山。

沈巍扒拉扒拉,非常艰难地想从那堆小山里找出一旮旯白米饭:“赵同学真是热情好客。”

赵云澜嘴里说:“别喊我赵同学了,喊我云澜就行。”

心里想:我这哪是热情好客,是热情好你。

沈巍非常给面子地立刻改了称呼:“云澜。”

赵云澜被他这一声喊得肝颤,差点没把筷子折断腿。

一餐惊心动魄的饭吃完以后,两人各自回教室。赵云澜食髓知味,哪知道沈巍先一步提出邀请:“以后都一起?”

赵校霸心里快要乐飞了,不再管被全食堂关注能不能吃得下饭,点头。把汉大计阳光灿烂,赵云澜前程似锦。

沈巍推了推眼镜,转身时露出一个若有若无的笑意。

他蛰伏期漫长的暗恋,终于初现端倪。

4

沈巍早就见过赵云澜,远比那次课间操的初见早的多。

刚入学时,他凭着优异的成绩,在大家还没知根知底时就被委任以班长,有人不服,后来被沈巍超强的办事能力折服,再没有人提出异议。

他抱着一沓资料走在路上时,看见没穿校服的赵云澜,两条长腿一迈,走出一种“虽千万人吾往矣”的气势。模样颇周正,走过他身边时,沈巍清楚地闻到他身上飘来的古龙水味道,混合着一种草木香。

他心弦被轻轻一拨。

申请进入学生会后,整理学生资料就成为一种极为稀松平常的事。他一页页翻找,终于找到他想要的那一份。

他后来哑然失笑,自己当初完全是多此一举,不过入学一个月,“赵云澜”这三个字就在全年级传了一遍。无外乎是此人皮相上佳行为却顽劣,脑子倒颇为灵光,不学也没无术,还时常从鲜红大榜上看见这个名字。

他从不做不理智的事,却见了一个人不过一面,心曲就大乱。

直到课间操,赵云澜路过门口时,他清晰地感知到,自己的呼吸一滞。等赵云澜开口时,他强稳住心神,却什么话也说不出来,只能冲着他微一展颜。

他人生鲜有的失控,全是为了赵云澜。

再后来,两个人一来二去熟络起来,是他单方面抓住了那根线。他还赵云澜糖,却以此为借口找他吃饭。处心积虑……机关算尽。

他以优等生的模样出现在所有人面前,但只有他自己知道,赵云澜才是他黑暗中的一线光明。他身上不计其数的伤痕,与无数次的腥风血雨,反复经历过的痛楚,都被他完美的埋藏起来。

鲜血与动荡,充斥着他过往的岁月。他终于学会把它们一点一点碾碎,拼成逆风而生的浪漫。

5

沈巍越来越巧妙地出现在赵云澜的生活里,又总是不远不近。

他出现在赵云澜上学的路上和他问好,哪怕是走过头又偷偷折返;轮到赵云澜值日时,他再自然不过地分担过一半工作量,印在他脑海里的还有一张值日表;和赵云澜走在一起的时候,他恰到好处地递出一根棒棒糖。

日子表面上万事如意,天下太平。

实则暗潮汹涌,危机四起。

周五学校放得早,沈巍趟着自行车和赵云澜边走边说话时,经过一个小巷。

里面聚着一群人,个个臂上青面獠牙,从肩膀一直蔓延到手腕,发型什么样的都有,此时巷子里云雾缭绕,为首的一个瞥见沈巍,狞笑一下:“沈巍,别来无恙?哥几个听说你最近嚣张得很,来会会你。”

这么大一群人,来会会沈巍一个人,可真是好兄弟。

赵云澜不知什么状况,他当然也看过这种场面,只是按理来说沈巍应该不会接触这些人,但现在看来,沈巍不仅和他们接触过,还有仇。

沈巍把自行车停好。

赵云澜只听见沈巍说了一句:“云澜,站着别动。”

沈巍渐渐走进小巷,掌风却迅疾,一下劈在头目颈侧。那头目指间夹的烟倏然落地,显然没料到这一出,着着实实挨了一下之后便倒地。后头的就乱了阵脚,沈巍双手捏住两人头颅使劲一磕,两人头昏脑涨,被沈巍一把摔在墙上。有人从身后拿刀冲向沈巍,站在巷口的赵云澜来不及细想,飞身把沈巍一拉,自己险险避过刀刃后转身一踹那人后心,钢刀脱手卡在砖缝中,却是死活也拉不出来。

“我不是让你站着别动吗?”

赵云澜笑:“你觉得我是那种人吗?”

说话间沈巍转了个身踹了身后人的脸:“回去再和你解释。”

赵云澜赤手空拳,拉住一人头发对着肚子狠打几拳,直打的那人被甩到一旁还干呕不止,却被另一个人狠命击中脸颊,霎时红肿一片。

沈巍心头一凛,拔出那把刚才插在砖缝里的钢刀。此时小巷地上趴的躺的全是人,那个打中赵云澜的人没留神,被一个兄弟绊了一脚,跌在地上。

沈巍拽着那人衣领提他起来,另一手握着钢刀:“你刚才打了赵云澜?”

那人早被吓坏,两条腿止不住哆嗦:“不……不小心……杀人偿命……懂不懂……你要是杀我……”

“我不懂,带这把刀的杂碎懂?”沈巍眼底的鄙夷显露,“跟我讲道理,你的命值几个钱?”

赵云澜不知道是方才被打的,还是看到这一幕有些牙疼,劝沈巍道:“别吓唬他了,解决了就算了。”

沈巍把那人牲畜般摔在地上,像是丈量过赵云澜方才受的痛再百倍奉还似的,每一下都踹在那人要害上。

“再踩要死人了……”

那人早就失去知觉,沈巍扶着赵云澜:“回去消肿。”

“没事,三五天就好了,”赵云澜看沈巍眼中的森冷瞬间褪去,有些不真实感,“你小子,这么厉害?”

沈巍笑得腼腆:“还好。”

赵云澜:“……”

赵云澜觉得,奥斯卡影帝也比不了沈巍。

赵云澜大喇喇道:“我还以为你是个弱鸡,准备跟你表……呸。”

“表什么?”

“表示一下我的厉害……”

“那我不是弱鸡,可以和你表白吗?”

天色晦暗,刚打完群架,赵云澜半肿的脸,天时地利人和没一个让他们占上。

可他分明看清星星,来自沈巍眼中。

“行……行吧。我答应了。”

评论(34)
热度(792)
©逢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