逢水

上学去了

【朝俞】我们曾经终日游荡在故乡的青山上

*有ooc和私设
*题目来自《友谊地久天长》
*今天看完伪渣,来一发短打~

1

两个人在一起久了,却怎么也腻歪不够。

接到万达电话的时候贺朝睡得正香,被吵醒后一通无名火。下意识低头看了看皱着眉头还没醒,伏在他胸口的谢俞,压低了声音道:“你小子大清早的打电话来干什么?”

贺朝这招混淆视听实在使的好,也不管窗帘都遮不住的阳光顺着缝溜进来,在房间里投下一道明亮的光柱。

“朝哥你在哪呢?成功人士了哈佛凌晨四点半不知道呢?这都十点了……”

贺朝差点摔手机:“你新闻传媒学傻了是不是?”

万达笑了两声,讨了骂终于舒坦了:“哎你这压低了声音的,俞哥在你旁边呢?”

此时正值暑假,两人都没留校,贺朝脸不红心不跳地把小朋友拐回了家,老贺在外到处跑,听完小贺报备之后回以“知道了”三个字,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地默许了这种未婚同居行径。顾女士眼巴巴盼着儿子回家,谢俞信誓旦旦跟自家母亲保证过两天肯定回去住,彼时贺朝正对他上下其手,挂了电话之后,两人又扭打成一团。

“呸,你朝哥我是那种人吗?”

谢俞刚醒就听见这么句话,目光有如实质在贺朝脸上来回盘旋,却连芝麻大的做贼心虚都没看见。

万达听对面他朝哥模模糊糊地开始哄他刚睡醒的宝贝男朋友,黏唧唧甜蜜蜜,不好意思又理直气壮地打断了他们爱的交流:“看你们这样是从京城回来了啊?同学聚会来不来?”

贺朝惊讶:“这离毕业才多久啊就……”

就听谢俞说:“两年了。”

好像毕业才是昨天的事,眨眼好似一团的人就各奔东西,时光飞速逝去。

贺朝咳了两声:“时间地点?”

万达报了日期和地址,接着道:“你跟俞哥都得来啊,高三三班的面子大部分都是你们挣的。”

“嗨,”贺朝摆了摆手,也不管万达能不能看到,“你朝哥和他男朋友什么人,这还要你说。”

万达:“……”

听见谢俞对贺朝说了些什么,贺朝道别后便要挂电话。

挂了电话,贺朝就来拧谢俞腰上的肉:“小朋友,今天还想不想起床了?”

谢俞躺在床上,眼神却晶亮:“不起床,哥你做饭。”

贺朝叹了一声把谢俞抱起来:“你说我怎么就非你不可了呢。”

“大概你卖保险的嘴皮说动了我。”

“一点不好笑。”贺朝弹了弹谢俞脑门。

上了大学之后,原本密不可分的那些人四散而去,唯有面前的这个人,不仅陪伴自己两年,接下来还要陪伴四年,未来要陪伴几十年。

谢俞正被这突如其来的一通电话搞得神思恍惚,就看见贺朝打开大衣柜把衣服一件一件拎出来往自己身上比划:“你说我穿哪件好看?”

骚还是朝哥骚。

谢俞起床,将要走出卧室门之前说了一句:“你要不就套个裤衩子去,不仅引爆高三三班,还能引爆整个A市。”

而后他躲过贺朝的双臂,轻巧地溜进厕所。

2

距离万达打那个电话已经过去一个星期,约定的日期近在眼前,贺朝在家除了学习就是调情,偶尔想想自己要以怎样的开场白才能迪奥炸全场,所向披靡。

那天高三三班的班群久违的有些吵闹,发起人是刘存浩,在班群里一个一个@确认名单,除了不可抗因素,几乎没什么人不去。

[贺朝]:这么热闹。

贺朝发了一条消息之后,底下是一溜的“朝哥好”,直把贺朝哄得眉开眼笑,谢俞靠在床边,觉得久违的熟悉感入侵了他。

过去的高中两年,操场、树荫、大大小小的比赛、无穷无尽的考试、心心念念的春秋游,在一群人的你一言我一语中被提及,语气中都是怀念。曾经他觉得离他很远的生活,平凡而喧嚣的、结伴而行的高中生活,遇到贺朝之后,他都经历了。

他动动手指,想了想,还是什么都没发。

贺朝注意到这个细节,把那双洁白纤细的手拢进自己怀里。

贺朝和谢俞最后换了一黑一白两件衬衫,正如之前大家一起出去玩时的配色。关上家门之前,谢俞把贺朝家的钥匙攥在手里,几不可闻地说了句:“……哥,谢谢你。”

贺朝听见了,在他嘴唇上亲了一口。

刘存浩早在酒店门口等着,看到两个人的衬衫和交握的手,了然地笑:“就你们俩每次都迟到,丁亮华和罗文强都吹了几瓶了……”

“不是吧?”贺朝挑眉,“白的红的?”

“白的那不喝死人了,”刘存浩带他们上楼,“几个人自己带的啤酒,不要钱地往上搬……”

两个包厢,中间拉门开着方便交流,贺朝和谢俞进去的时候群众爆发出尖叫和拉长了的“哦——”。

“哎不是吧,”贺朝装作头疼,“你们朝哥还是你们朝哥,不会因为发达了就不照顾你们的。”

群众的尖叫和起哄很快变成了嘘声,谢俞对着他耳朵:“人格魅力?”

谢俞扫视一下周围,发现大家都没怎么变。许晴晴还是把长头发放了下来,今天穿了件小礼服裙,青涩渐褪;聊得最起劲的是万达,还是坐在人群里,只是这次聊天的范围从教师办公室扩大到各人学校;有人上来敬酒,是衣服穿得一丝不苟的薛习生,还委婉地表达了一下自己对清华的敬意……

贺朝和谢俞一同落座,就听见万达说:“哎哎清华学子发言了啊,十年二十年之后拿给你儿子闺女看,指不定能再出几个状元……”

“哎不是我说万达,你怎么净和哥们玩阴的呢?”

吹当然还是贺朝吹,谢俞负责给男朋友捧场。

“首先,我要感谢各位和我同窗两年,对本人业务能力的极大肯定……”

明明是玩笑话,所有人却认真在听。

“其次,我要对不在场的老唐和疯——不行,得叫姜主任了现在——的倾情栽培……”

贺朝罗里吧嗦感谢了一大堆,最后和坐在身边的谢俞看了个对眼,“最后,我特别、隆重、盛情感谢我亲爱的男朋友谢俞,没有你就没有我……”

酸倒一片:

“哎呦喂我的妈,不该让朝哥发言的。”

“单身狗有没有人权了还!”

“人家天造地设,郎才郎貌,轮得到你……”

贺朝还嫌不够:“你们说你们是不是欠的,大一就聚不好吗,非得我大二戒指送出去了再聚,存心找瞎呢?”

“是是是,朝哥牛逼!”

“朝哥俞哥百年好合!”

想当年东西楼二位大佬终于被实锤之后,整个立阳二中都抖了三抖。全校人脑内百转千回,愣是觉得没谁能配得上他俩,干脆内销,皆大欢喜,逐渐在后届留下了一堆“可遇不可求”、“一见朝俞误终生”、“朝俞虐我千百遍”的传说。

谢俞似乎不太适应众目睽睽之下秀恩爱,还是伸出了手,牵住了贺朝的。

两枚戒指在灯下闪闪发亮,连着那两条虽然被嘲“逢考必过”可还是舍不得摘的手链,成为他们爱情的证明。

3

一顿饭吃得众人最后都没了型,你靠着我我挂着你,不时哪里爆发出来一阵笑声。

刘存浩站起来号召:“哎哎去下个场子了啊,东西都收收咱去K歌了啊……”

KTV大包间,大家勾肩搭背地进去找地就坐,贺朝和谢俞坐在最角落,幼稚得可以,面对着面还互发消息。

[贺朝]:小朋友,亲一个。

[谢俞]:都看着呢。

[贺朝]:让他们看。

贺朝扣了谢俞的头,把自己的气息传递给他。谢俞耳边一阵喧嚣,自己的世界却好像静了音,目光能看到的地方,都被眼前人填满。多年的亲吻却仍有新鲜感,好像他和贺朝初见,他就捏着自己的手喊“黑色指甲油”;又好像他们出去吃一次饭就干一次架,明明没认识多久,却放心把后背交给对方;或者世纪城看到对方和手中的卷子,当下就炸毛开始文斗。

都是些尴尬得不能再尴尬的回忆,却一点一点堆起了过往。

高三三班的第一对班对在角落里隐秘的亲吻,却收获了无数善意的眼神。

等许晴晴从包里摸出真心话大冒险的时候,贺朝松开了谢俞。手长脚长的男人大跨步走到她面前:“晴哥又漂亮了哈。”恭维之后就开始讲悄悄话,讲完才把谢俞拉过来。

小朋友递出一个疑惑的眼神,却被男朋友拉着坐进了圈子。

贺朝不负众望地抽中了大鬼,也好像忘了当年不让小朋友选大冒险的规定:“大冒险。”

许晴晴一笑:“亲吻右手边第一位五分钟!”

坐贺朝右手边第一位的谢俞算是知道他刚才和许晴晴说了什么,登时就开始扒拉贺朝的手,无奈被握得紧之又紧。贺朝压低了嗓音,和他鼻尖碰鼻尖道:“五分钟。”

一个带着柔情蜜意的吻,飘然落在众人视线内。

不知道谁把聚光灯调到照亮他们的位置,贺朝睁着眼,面前的谢俞容颜依然俊秀,浓密的睫毛在眼底打下一片阴影,鼻梁挺直,肤色白得不像话,此刻微微闭着眼睛,刹那间就让他心跳漏了两拍。

明明应该喧闹,却安静得只听到外面的歌声,明明爱了好几年,却仍然感谢上天。

感谢你来到我身边。

五分钟很快过去,分开时两人都稍有喘息。贺朝笑得满足:“要不要亲回来?”

谢俞还拉着他的衣领,听见激将法就再次吻了上去。

贺朝把他抱起来,意欲躲到一个犄角旮旯去自己享受,不再给这群如狼似虎的单身狗一点可乘之机。

“朝哥你说你这人是不是坏得很呢……”

“算了,谁骚得过他……”

KTV的灯又开始乱飘起来,每个人都是主角。

罗文强大有要当麦霸的趋势,趁大家注意力都不在赶快拿了话筒,一开嗓众人就被吸引过去。

“拦着他!!!”

“点的啥全删了!!!”

“罗文强唱歌这儿得塌!!!”

还是捧场地让他唱了一首之后,刘存浩道:“一起唱首《友谊地久天长》呗?”

“艾玛班长这么悲情的吗……”

“不行,我要哭了……”

很快响起了温柔的前奏,跑调的不跑调的、说受不住的说悲情的,却一起唱了起来。

“怎能忘记旧日朋友/心中能不欢笑/旧日朋友岂能相忘/友谊地久天长……”

不知道什么时候,贺朝和谢俞也加入了合唱。每个人心中都有按捺不下的情绪,眼底都有闪动的泪光,有人唱着唱着就互相拥抱起来,用自己的方式抒发情绪。

一首歌静静地唱完,仿佛又回到了高三冲刺的那段时间,去食堂都是跑着去,疯狗的广播听在耳朵里,却有了不一样的感觉,年级末流,也知道了发愤图强。

“行了啊,高三三班永不散,你们这是得每年都来一回啊?”贺朝看大家哭的抱的都差不多了,拿过话筒道。

“高三三班永不散!”

这句话又成了口号似的,在各人嘴里说一遍,就好像有了面对未来的勇气。

大半夜的一大群人唱完歌,在KTV门口又回归各自的生活,道了别都走了。贺朝和谢俞离得不远,也没喝多少酒,就真没什么事地在街上慢慢走。

“小朋友。”

谢俞嗯了一声。

“我给你唱一个《爱情地久天长》呗?”

深夜阒无一人的街道,却有了两条纠缠着的影子,在路灯下显得温柔又幸福。

评论(19)
热度(210)
©逢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