逢水

上学去了

【魔道祖师】你睡过男人吗(7)

·我太勤劳,快夸我。

·问问小天使们想什么时候让这两对儿认出彼此好不好??!![高亮]

——

魏无羡这一晚都没怎么睡得踏实。

他睡前发信息给江澄没回,心中悲愤交加。脑子里还回想着蓝忘机的话,单p循环到吐血。

明天早上起来要整死江澄这个妖艳小贱货。

于是大半夜才回来的江澄,一早就是给魏无羡的哀嚎吵醒的。

“我的好弟弟啊,当年叫你不要走这条路你不听——”魏无羡蹲在江澄床边,其声调凄厉,让江澄神经差点断掉。

“和男人出去鬼混到半夜才回家,哥哥都不要了啊——”

江澄愤怒地用被子蒙上了魏无羡的头。

“你药没吃吧,发什么神经。”江澄目死,躺在床上直视天花板。

“这么虚,让我猜猜昨天晚上发生了什么。”魏无羡笑得一脸奸诈。

“纯聊天。”

“不信,都成这样了还纯聊天。”

“真的,看星星看月亮,聊聊彼此的人生理想和未来规划,从文艺复兴谈到抗日战争。”

“……这不是你以前相亲经常干的事吗。”魏无羡眼含热泪,“你终于要嫁出去了。”

江澄呵呵了两声,“我骗你的。”

“啊?”

“他抓着我,谈了两个小时的国内出版行情。”江澄心痛,“还不带歇气的,我一句话都没插得上。”

“你还想插话。”魏无羡鄙夷,“这种情况下,我都是直接睡过去的。”

“我和你不一样,我是实在人,谢谢。”

“我也很实在的好吗。”

“所以我要睡觉了,你再吵我我就把你的头拧下来。”

“那如果我和你说蓝湛他昨天说了喜欢我呢。”

江澄惊坐起,确认了一下魏无羡的表情。

宛如黄花大闺女的表情。

“娇什么羞啊,”江澄拍了拍魏无羡的胸膛,“很好,他肯定是喝多了。”

“……你能不能不要打击我。”

“有吗,没有啊。”

——

宿醉的蓝忘机头疼欲裂。酒是个好东西,他已经忘记了他昨天在喝酒之后做过的一切事情。

说到这里,他对于他兄长的此技能实在是服气,不管前一天晚上多晚才睡觉,第二天起床保证完全没有倦容,说不定还能做几套广播体操。

“兄长早。”

蓝曦臣站在厨房里回身,手顺便在旁边的擦手布上擦了几下,“早。”

“我昨天……有没有做什么出格的事?”

“我不知道啊。”蓝曦臣耸肩。

这是什么意思。蓝忘机有点迷茫。

“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就是说,也许你做了什么事,但我不在场。”蓝曦臣语气像是无比抱憾,“可能只有魏先生才会看到。”

蓝忘机更迷茫了。不知道他做了什么比知道他做了什么还要尴尬。

——

魏无羡偶尔会拍点日常小视频来撩粉丝。对此江澄感到很不满,“你就不能三从四德一点吗?”

魏无羡对他这种老古董的思想深表敬意,但并不准备执行,甚至还准备拉他下水,“来呀~造作啊~”

江澄作呕。

像今天,江澄醒过来已经是下午,魏无羡一个人举着手机躺在沙发上自言自语。看到江澄,立即露出一个谄媚的微笑来。

江澄赶紧跑。

为时已晚。魏无羡一把勾住他的脖子,逼着他出现在自己的视频里。得逞奸笑,网red羡羡把视频发了出去。

【随便起个名_叫羡羡:一起拍视频还不肯……傲娇死了。>视频链接】

【只想嫁三岁羡:前!话说羡羡旁边的帅汉子是谁。】

【奏一曲春山恨:我也想知道。】

【含光君的女朋友:哎,我记得吟大和羡羡关系很好啊。不过我还是站含光x羡羡!】

【江晚吟你看我啊:wocccccc我晚吟???帅炸好吗???】

【忘机为谁奏:可以靠脸吃饭偏偏要靠才华的吟大。】

魏无羡刷着评论一蹬腿,“怎么都是夸你好看的啊江澄?不行我不服。”

江澄蔑视地笑了两声,“老子魅力大,你不服啊。”

“服服服,那么靠才华吃饭的吟大今天更文了吗?”

“我睡到现在,你说呢?”

“亦可赛艇。”魏无羡抛给江澄一个迷之微笑。

“呵呵,886。”江澄强忍住自己想打人的冲动,跑去码字了。

“非主流。”

“你非主流。”

江澄可谓码字神速,半小时后就翘着二郎腿做闲人。

“晚吟没事了吗?试试玩stack吧,一个手游。”收到一条来自泽芜的消息,江先生觉得自己瞬间精神抖擞,还能再战五百年。

魏无羡洗澡去了,没人吵架的江澄撇嘴,下载了这个游戏。

“澄澄给我送衣服啊——”

江澄默默捏紧了拳头。已经不是第一次干这种事了,大学时的魏无羡比现在还要没心没肺,估计十次里面衣服能忘带五次。二人寝的另一住户江澄本着“从小就操心惯了没事没事”的原则,没带衣服的五次都是他去救场。

……好的。江澄微笑起身,把印有斗大“羡羡”两字的衣服和内裤扔进浴室。

“残暴。”

“……你到底为什么要在衣服上印自己的名字?”简直自恋成癖。

“因为这字,帅。”

江澄发现魏无羡总是能轻而易举地让他破功。

——

是短了点,因为我每天都会更的juj

关于stack,明天的下一更我就会说明它是一个毒性巨大的游戏,瞬间让你跌入此坑底,爬都爬不出。

评论(30)
热度(442)
©逢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