逢水

上学去了

【魔道祖师】你睡过男人吗(12)

回忆杀,有点无聊。

——
魏无羡还知道回来。

蓝曦臣和江澄一个人坐沙发一头,端庄拘谨,两手放在膝盖上,跟以前的包办婚姻一样。

“有事啊?”魏无羡开门,看看这俩人,想想又要回去和蓝忘机缠缠绵绵翩翩飞。

魏无羡有个特点,不管多严肃的事儿,只要摊不到他,都能给你拧成喜剧。

蓝曦臣不敢贸然说什么。江澄的脾气就算是和他第一天认识的人也能摸个清楚。

“没事,蓝大你回去吧。”魏无羡揽瓷器活儿。

蓝曦臣走之后,魏无羡往江澄旁边一坐。

江澄不理。

好歹也是穿过一条裤子的兄弟,魏无羡道,“来,给我讲讲你被轮X的全过程。”

“你怎么这么……”江澄皱着眉头把脸转过来。

“我讲话不难听点你理我?”

好。江澄服。

“你还记得那个叫泽芜的编辑吗。”

“啊我记得啊。”

“她他妈是蓝曦臣啊……”江澄想到就泪流满面。他爱情的花夭折了。

“……噗。”魏无羡笑,“哈哈哈哈哈哈哈神tm蓝曦臣哈哈哈哈哈哈哈心疼你一秒钟不能再多了哈哈哈哈哈哈……”

“严肃点好吗。”江澄就知道魏无羡要笑他。

“啊好的,我们严肃,严肃。”魏无羡立马不笑,还是绷不住,“哈哈哈哈哈哈你让我笑会……”

江澄看着魏无羡这副样子,想起了他电脑桌左边的第三个抽屉里还有一把瑞士军刀。

“你再笑我就捅你。”

“……”性命交关的事,魏无羡又笑了一会这才止住,“好了,你现在被骗了怎么办?”

“我已经不能呼吸了。”江澄冷着一张脸。

魏无羡突然想起来一个细节,“哈哈哈我说他头像怎么那么像我们楼下那丛花,我跟你讲你还不信。”

江澄想了一下好像确实有这回事,脸更黑了。

“话说他真是泽芜啊?”

“我也很希望他不是……”

“大千世界,相遇是缘。”魏无羡宛如一个伤春悲秋的中年妇女,“要不你就和蓝大凑合凑合过吧,他好歹也是你曾经的女神。”

“我拒绝。”

“你这孩子,怎么就不听劝……”

江澄已经抬手准备抽魏无羡了。

“君子动口不动手。”

“我就动手不动口。”

……md不玩了。

·

蓝曦臣进门,迎上蓝忘机询问的眼神。

“惹一个人生气了。”蓝曦臣挑挑眉,琉璃般的眼睛里是无可奈何,如果蓝忘机没看错,里面甚至还有了一点类似于“甜蜜的烦恼”这样的非主流情绪。

“江澄?”

“嗯。”蓝曦臣点头。

莫名的眼神一闪而过,蓝忘机道,“魏婴回去说了。”

“但是我不懂他生气的点啊。”蓝曦臣站着,“这个……算我骗了他吗?”

蓝忘机撑着脑袋,像是在想自家兄长为何智商突然变成负数,顺带情商也直线下降,几乎要和智商持平。

“算。”

·

蓝曦臣第一次见到江澄,是在某一个冬天的晚上,好像是平安夜,那会儿他还在上大学。

姑苏的冬天并不冷,可是那年寒潮,蓝曦臣又畏寒,把自己裹得只露出一个眼睛。

江澄从云梦考到姑苏来,所在的大学与蓝曦臣的大学口碑持平,两所大学隔得也不远,大概是两条街的距离。

蓝曦臣就是在中央广场上看见江澄的。江澄是云梦人,冬天比姑苏的冬天更冷,自然什么都未穿戴,象征性地把衣服拉链拉到最高,不让风灌进脖子。

大概是江澄站在圣诞树旁边,而圣诞树上挂的彩灯五颜六色,照进江澄的眼睛,熠熠生辉。

蓝曦臣笑了一下,江澄转过头,只看到离他不远的男人高高瘦瘦,却把自己围了里三圈外三圈,有种滑稽的感觉。

他笑弯了一双眼睛。

·

江澄本来闭着眼睛躺在沙发上,突然弹起来对魏无羡说,“我好像见过蓝曦臣。”

“你这不废话么。”

“不是,我说我以前见过。”

“……你见过我也该见过啊。”毕竟他们两个捆绑销售。

“没有,你记不记得一个冬天,就我们刚上大学的那个冬天。”

“怎么了。”

“你作死要洗冷水澡然后发高烧,结果圣诞晚会去不了。”

“……”魏无羡掩脸痛哭。

“我本来也不想去,然后被你打发走了。”江澄仔细回想,“我待了一会就觉得无聊,出去走走,然后就看到一个莫名其妙对着我笑的男人。”

那眼睛太好看,他竟然会忘记。

“啧啧,命运的齿轮开始转动了啊,天道好轮回。”魏无羡感天动地,“然后你俩互换了电话号码,他却在一次随便什么事中弄丢手机,手机卡也没了,你们俩就此别过,直到现在,命运把你们又串联在一起……”

打断魏无羡话的是一本晚吟的《未曾错过》。魏无羡翻了两页内容,啧啧啧了几声,“真难看。”

“你还能再随便点吗。”江澄冷漠,“不如你帮我写小说好了。”

“这不行,我有原则。”

“好的,你有原则。”江澄又砸了一本。

评论(25)
热度(399)
  1. 淡🍁语-苗逢水 转载了此文字
©逢水 | Powered by LOFTER